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92|第八十片龙鳞(二)(1/2)
荒海有龙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秒记住【草莓小说网 www.xcmxsw.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第八十片龙鳞(二)

  玲珑到自己院子的时候, 并不是一片黑灯瞎火, 负责伺候她的婆子跟两个婢子,三人正围着火炉嗑瓜子说闲话呢,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玲珑身上, 说她命硬克死自己爹娘, 说她命薄一看就是个短命相, 还说她命贱就是嫁去公府也是有福气不会享。

  说着说着, 婆子与其中一个婢子便夸赞起另外一个婢子来, 这个婢子名叫秋月,生得很是秀丽, 两人夸她日后跟着七娘子去了公府,定然能独得公爷喜爱, 到时候为公爷生下一儿半女,那后半辈子便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秋月叫两人说得飘飘然,她也对自己的美貌很有信心,若非生得过于美貌,也不会被排挤,被府里几位太太忌惮, 窝在七娘子这小破院子里没个前程。从前她怨命运不公, 结果七娘子的婚事一下来,秋月立马改变了想法,前头诸多不顺,原是要在这儿弥补她呢!

  三人说得口沫横飞,名叫秋月的婢子羞红了脸轻斥另外两人, 另外两人对她也是有意讨好,浑似秋月已陪嫁去了公府还得了公爷欢心。

  谁知面前那用来烤火的火盆不知怎地,突然暴起一团烈焰朝她们扑去,冬日穿得厚,那衣裳瞬间被点燃,三人顿时在地上来回打滚,可说也奇怪,那烈焰怎么也消除不去,反倒是越来越大。

  “挺热闹的呀。”

  玲珑轻笑,走进去,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下,看着三人被烧成火团在地上翻滚,贺老夫人苛待七娘子,府中下人也有样学样,她们不敢像老夫人身边的人那样明晃晃出手,便私下偷偷掐七娘子,拧七娘子,七娘子身上全无一块好肉,她的衣裳要秋月这个丫头试过,她的饭食要这个婆子先吃——敢问谁是主谁是奴?

  火势太大,三个火人为了活命,只能跑出去在冰天雪地里乱滚,这才将将熄去身上烈焰,只是这一时热一时冷,身上又到处是被火烧出来的伤口,这伤口在雪地上一滚,血水立马结了冰,三人痛得面色惨白,却得不到玲珑一丝怜惜。

  尤其是那自恃美貌的秋月,脸上叫火舌舔了一下,如花似玉的娇娘子立马变成了个丑八怪,她感觉到脸部剧痛,心知自己这一生都完了,竟不顾身上痛楚,嚎啕大哭起来。

  玲珑下手还是有分寸,并不到要人性命的地步,她撑着下巴微微笑着:“再敢发出声音,别怪我割了你的舌头。”

  秋月的哭声戛然而止。

  “出去跪着吧。”玲珑说,“什么时候我满意了,什么时候你们再起来。”

  那婆子也算是看着玲珑长大的,心里虽对这样反常的七娘子有些怵得慌,却还是想出言试探:“娘子,你看咱们这身上到处都是伤,是不是请大夫——”

  “大夫?”玲珑诧异地看向她,眼眸里满是清澈的天真,“几个奴才而已,死了就死了,还需要请大夫么?你是对你的价值有什么误解,嗯?裘妈妈?”

  裘妈妈再不敢多言,七娘子被老夫人叫走三天,回来变了个人一般,那身上的气势真是可怕,她竟有种想要跪下来求饶的冲动,亦不敢顶嘴。

  三人在雪地里跪着,这院子只有她们三个偷奸耍滑的伺候,平日里连积雪都要七娘子自己扫,她们仨在边上嗑瓜子指点七娘子干活,横竖府里的主子们也不管她们如何欺压七娘子,可三日前七娘子叫老夫人罚跪佛堂,又下了一场大雪,这院子里的积雪又起了来,身上衣服被火烧得精光,到处是伤口,烟熏火燎的宛如个黑人,又要罚跪,当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

  跪着跪着,便发现院子里来人了,是送吃食与衣物的,三人看着,心中羡慕又后悔,若七娘子还是过去的七娘子,这些好东西便都是她们的!

  送东西的人很快便走了,因为玲珑并不喜欢他们留下来,她并没有吃多少,污浊的环境总是这么容易令龙食不下咽。

  三人记不得跪了多久,感觉自己将要死去的时候,才得到玲珑恩准,可以进屋子。

  一进去,又只能跪着。

  玲珑歪着脑袋看她们:“怎么办呢?”

  三人俱是一愣,什么怎么办?

  “到处是伤,手脚又不勤快,长得还丑,没有价值的人要怎么办呢?”少女巧笑倩兮,眉眼都是纯净天真,仿佛是真的为她们着想,“这可真是让人伤脑筋啊。”

  裘妈妈到底是老油条了,立马明白了玲珑话里的意思,冲着她疯狂磕头:“老奴愿为七娘子效犬马之劳!肝脑涂地!求七娘子收了老奴吧!”

  容貌略微普通的春花也机灵,跟着裘妈妈一同磕头表忠心,惟独毁了容貌的秋月,呆呆地看着玲珑,眼中流露出无法掩饰的恨意。

  “你这是在瞪我?”玲珑浅浅蹙眉,“我可不喜欢旁人用这样不敬的眼光看着我。”

  她打了个响指。

  裘妈妈与春花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耳边便是一阵尖利的哀嚎——秋月捂着眼睛倒在了地上,从她的指缝中逐渐渗出鲜血来,显而易见,那对招子是瞎了。

  两人吓得愈发不敢动,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这还是她们的七娘子吗?这、这是哪路神仙啊!

  “放心,我不是神仙。”

  她、她还听得见她们心里的话!

  “是啊,我听得见,所以,最好不要骂我哦。我这人,可是很~不喜欢很不喜欢别人骂我的。”

  “老奴不敢、老奴不敢!”

  “奴婢以后一定尽心尽力侍奉七娘子,若有二心,天打雷劈!”

  玲珑又笑了,这回倒是挺开心地在笑:“好啊,那我可记住你们的话了,日后若是有什么差池,可便怪我翻脸不认人啊。”

  秋月已经疼得昏死过去。玲珑望向门口,外面不知何时又飘起了大雪,她悠悠道:“你们说,把她放在外面,在她身上堆个雪人,她能活到天亮么?”

  裘妈妈跟春花大气都不敢出一下,好在玲珑也不是在问她们,只是随口感慨,轻轻一叹:“算了,今天没什么堆雪人的兴致,姑且饶她一命,明儿一早,我可不想再看见这个人,你们明白吧?”

  “是,老奴一定按照娘子的吩咐去办。”

  玲珑笑:“你,过来服侍我沐浴。”

  春花战战兢兢,裘妈妈也不敢闲着,一个人把秋月拖回了下人房,至于秋月能不能挨到明天早上,那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房里伺候玲珑沐浴的春花脸色惨白,玲珑随意道:“你跟那秋月拿走我的东西,是不是该还回来了?”

  春花结结巴巴道:“奴婢、奴婢马上就去拿——”

  她因为容貌普通,所以一直依附于更漂亮的秋月,就是盼着秋月哪天当了主子能拉自己一把,平日里秋月虐待七娘子时,她也跟着为虎作伥,只是这作恶程度不如秋月,也不知道性情大变的七娘子会不会像对秋月那样,把自己给折磨的生不如死。

  七娘子父母双亡,身边所留下的属于贺四爷贺四太太的遗物,基本上也都被承恩伯府的其他主子搜刮干净,贺四太太出身商户,当年嫁进来时,外祖那边怕她受委屈,可是陪嫁了不少好东西,玲珑觉得不能便宜老太婆,她的东西谁都不许碰一下。

  沐浴更衣上床后,春花不被允许休息,而是只能守夜,同样的,裘妈妈也不能休息,玲珑不会因为她们的投诚而忘记她们对七娘子的所作所为。

  但是这人啊,一天不睡觉,可以,三天不睡觉,七天不睡觉,怎能成?

  裘妈妈上了年纪,春花虽是婢子,却在七娘子这院子里养得屁事不干,身娇体弱比主子们也不差,第二天一早,两人便顶着个巨大的黑眼圈,又不敢松懈,瞧起来便十分滑稽。

  一大早的,承恩伯府的大太太便过来了。

  她是受了老夫人的指示,前来探探玲珑口风的,毕竟昨儿晚上这七娘子的表现十分惊人,老夫人就是想瞒也瞒不住,那王妈妈已是彻底成了个废人。

  大太太预备了一肚子的话,结果刚见面,玲珑便笑盈盈地望着她说:“大伯母头上那根金钗,我瞧着怎么那么眼熟呢,好像我娘戴过的呀。”

  承恩伯府本就毫无根基,靠得是数代前出的那位皇后才有了爵位,家中子弟不长进,自然娶不到高门世家的媳妇,也弄不来大笔嫁妆,贺四太太能嫁进来,也跟最后她那笔惊人的嫁妆有关系。

  要是说得无情点,那就是承恩伯府很穷。

  唯一有出息的贺四爷死了,因为贺四爷短暂风光了一阵子的承恩伯府又迅速被打回原形,不过贺老夫人不觉得,她认为是上天不公,若是贺四爷的运气能落到她的儿子们身上,她相信她所生的三个儿子,个个都会比贺四那个小杂种强!

  至于贺老夫人这种迷之自信是哪里来的,谁也不知道。

  没等大夫人回话,玲珑慢悠悠从怀中取出一条长长的单子:“虽说我爹娘不在了,但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