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92|第八十片龙鳞(二)(2/2)
荒海有龙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好,我娘的嫁妆单子还在这儿,出嫁女带走母亲嫁妆天经地义,大伯母你说是不是?”

  大太太不战而逃。

  贺老夫人听大儿媳说七娘子要她母亲的嫁妆,气得一巴掌拍翻了茶碗:“老大家的!你再去!告诉她门儿都没有!”

  大太太心里腹诽,你怎么不去,那小丫头片子眼睛吓人得很,她心里发虚。

  但贺老夫人的威严无人敢挑战,大太太最终还是去了,然后被揍了一顿,顶着青紫的脸回来。

  之后谁去谁挨揍,以至于那个叫秋月的婢子被赶出来后,明知道是七娘子不要这个秋月,但不敢报复在玲珑身上的大太太还是把火气都发在了秋月身上,一张草席卷着尸体丢出去后,大太太才觉得心头这股气舒坦了些。

  贺大娘子万万没想到前世怯懦寡言的七娘子突然性情大变,她心中有些发慌,大太太不敢违抗老夫人,但对于自己的长女还是能说一两句的,话里话外都是责怪大娘子不要这门好亲事,非要推给七娘子云云。

  贺大娘子心道,你们懂什么,那武安公再好,对女子却是不解风情,常年不在府中,去了就是受罪!这继母难当,武安公那对儿女就是活脱脱的小魔鬼,更别提还有个心机深沉的先夫人妹妹,七娘子去了,以她那性子还不知道能活上几天呢!

  与其守活寡被弄死,自然是做新帝的宠妃才有前程!生下儿子被封太子,她便是这世间最尊贵的女人了!

  贺老夫人本想亲自教训玲珑,只是那天晚上玲珑在她耳边说的话太吓人,其实那话普通得很,只是老夫人心里有鬼,看谁都像鬼。她咽不下这口气,当年老爷护着那贱人护的跟眼珠子一样,最后不还是被她找着了机会?她比玲珑长了几十载,想对付个自以为是的小姑娘,那可谓是轻而易举。

  既然不乖乖听话,就得给她点苦头吃!

  而对付一个正要嫁人的小姑娘,什么法子最好用、最恶毒,还最安全?

  自然是绝子药。

  待到她发现自己生不出孩子,便只能求助于依附于娘家,那时候,不需要贺老夫人逼迫,她也会为她伯父们的前程所考虑了。

  玲珑爱吃,这几日一直吃得都不少,这承恩伯府是贺老夫人当家做主,她要给谁下药,那是轻而易举之事。

  贺大娘子得知后,虽然明知道这样不好,对七娘子不公平,却什么都没说。她安慰自己,横竖嫁到公府,怀了孩子也会跟自己前世那般被两个小畜生弄掉,倒不如从一开始便怀不上,现在自己羽翼未丰,一切还需靠祖母为自己筹谋,为了一个七娘子得罪祖母,实在是得不偿失。

  因此她选择了闭嘴。

  不过当天晚上的甜汤滋味很好,贺大娘子便忍不住多喝了小半碗,随后便起来散步消食,重活一世,她极为看重自己的容貌身段,不容许有丝毫的瑕疵。

  她要为自己争一份前程。

  时间过去的很快,来年开春,便是承恩伯府七娘子嫁入武安公府的日子。

  嫁去公府前一天的晚上,贺老夫人勉为其难见了这个不讨喜的孙女,并且强硬地给她塞了四个美婢,命令她要好生做个贤妻良母,侍奉公爷,并且不能善妒,最重要的是,嫁去公府也不能忘了伯府,更不能忘了她怀才不遇的两个伯父。

  玲珑看着那四个美婢,嗤笑:“送几个庸脂俗粉来做什么,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很看重这个娘家吧?”

  老夫人拉着一张脸,她不敢承认自己心底是有些怕玲珑的,哪怕这孙女全程带笑:“别忘了你姓贺!”

  玲珑似笑非笑:“我心情好的时候,与你勾心斗角玩玩宅斗,是可以的,但我现在心情并不怎么好,所以老不死的,你最好不要惹我。”

  她就当着下人的面,堂而皇之的称呼贺老夫人为“老不死”,贺老夫人瞪大了眼,不敢相信七娘子竟真的如此胆大包天:“你是不是以为明天你就要嫁人,老身便奈何不了你!”她别的不多,孙女多得是!

  “那你倒是奈何给我看看?”玲珑嘲笑道,“光是嘴巴上厉害谁不会?”

  说完,她靠近老夫人,在离贺老夫人耳朵还有一点距离时停了下来,声音甜如蜜糖:“祖母,那绝子药做的甜汤,好不好喝呀?”

  贺老夫人瞳孔皱缩!

  玲珑笑着道:“不过祖母肯定是没关系的,横竖这把年纪了也不会老蚌生珠,总比你当初下给我亲祖母的时候好多了呢。”

  她那亲祖母运气好,被下了绝子药还怀了贺四爷,只可惜也正因如此,贺四爷打娘胎带着病,后来也英年早逝,真要追究起来,源头都是这个老不死的东西。

  贺老夫人宛如见鬼一般瞪着她,手指头颤啊颤一句话说不出来,玲珑安抚地拍着她的心口,一副最孝顺孙女的口吻:“祖母放心,这承恩伯府,我会让你活到亲眼看着它灭亡的,虽然叫你老不死,但不会真的让你死呢。”

  她是说真的!

  她真的要毁了承恩伯府!

  贺老夫人想大吼,叫人把玲珑抓起来,可喉咙口却像是卡了痰,哼哧半天,到底是一句话没能说出来,最后翻了个白眼厥了过去!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然而玲珑不为所动。

  第二日嫁人,她也不要伯府的堂兄弟背出去,甚至连妆容都不化,直接穿了嫁衣,自己上轿子,除却裘妈妈与春花,一个伯府的人都没带,敷衍的不行——武安公敷衍她,又有什么资格要她认真?

  理所当然的是,武安公并没有归来,所以拜堂的时候仅有新娘子一人,瞧着怪冷清的,实在是令人唏嘘。

  嫁妆还没拿回来,玲珑并不着急,甚至她连拜堂都没拜,完全就是穿了个嫁衣从伯府到了公府而已。

  回了新房,她便将嫁衣脱下,公府派来伺候她的是个瘦削的妈妈,一张嘴就是老阴阳人了,“夫人这样不大好吧,虽说公爷不在,可夫人该做的还是要做不是?这……”

  “聒噪。”

  玲珑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裘妈妈跟她久了,也知道该怎么伺候,她这位主子,唯我独尊,任性妄为,最不喜欢旁人对她出言不逊,要所有人都匍匐在地跪拜她,向她臣服。

  你不服?行啊,你不服你上呗,看你能活几个喘气就完事儿了。

  于是她上前拽住那瘦削妈妈,啪啪啪就是一轮大嘴巴子,把那妈妈及房里其他下人都打懵了。裘妈妈膀大腰圆,一脚蹬在这瘦削妈妈心口,把人踹了老远,才叉着腰道:“不过是个奴才,怎么在我家主子面前说话的?你既不知道什么是主什么是奴,那我今日就好好教教你!”

  玲珑全程言笑晏晏,坐在桌边单手托腮,对裘妈妈的机灵感到非常满意。

  春花讨好地凑在她边上:“主子,您可别跟这些下贱的人一般见识,他们有眼不识泰山,奴婢帮您教训她们!”

  说着也跟过去,拽住那被打懵了的瘦削妈妈,又是掐又是拧,彻底施展出过去虐待七娘子的本事,那瘦削妈妈被收拾的哭爹喊娘,“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帮我把这两个疯子摁住!”

  周围的婢子们正待一拥而上,却听那位新夫人清冷又柔和的声音:“谁敢?”

  一瞬间,连灵魂都卑微地开始颤抖,身体不听使唤,哗啦啦跪了一地。

  瘦削妈妈万万没想到,下马威没给成,自己反倒被收拾了一顿,这新夫人是怎么回事?她惊恐地看着玲珑,玲珑仍旧单手托着腮:“我可是个很随和的人,给你两个选择。”

  裘妈妈啪的又甩了这瘦削妈妈一个嘴巴子,凶神恶煞道:“听到我家主子的话没有!”

  这瘦削妈妈也是个人精,眼下形势没人强,原以为新夫人好拿捏,没想到是个如此厉害且心狠手辣的,她也是能屈能伸,立刻跪下来:“老奴知罪!老奴知罪!求夫人网开一面,老奴必定誓死为夫人效劳——”

  “那就记住第一件事。”春花狐假虎威道。“我们家主子不喜欢被叫其他称呼,请称她为主子。”

  “是、是!主子!主子!”

  玲珑扫了一圈屋内其他人,懒洋洋道:“你们呢?有意见可要快些提出来,否则错过这个机会,就别怪我不讲道理了。”

  她生得如此绝美,瞧着也是袅娜纤细,却令人畏惧不已,裘妈妈与春花连忙跪下,带头喊起来:“誓死为主子效劳——”

  这一喊,带动了其他人,玲珑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

  贺大娘子认为公府是龙潭虎穴?

  可别闹了,这地方,怎么配称得上龙潭——龙从来不生于潭水,龙生于海,这种地方,再怎么蹦跶的厉害,也不过是个小虾米罢了。贺大娘子自己是废物,千万别以为旁人跟她一样也是个废物。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xcmxsw.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