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澈大惊,觉察了她的不对劲,连忙退开两步又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罩上。

“我这是怎么了?嗯。。。好渴。。。好热。。。唔。。。”

梁小濡捂着自己的头,神情非常痛苦,她一把扯掉了沈澈的外套,就在沈澈掏出手机给梁以沫打电话的时候,一把拦腰抱住了他。

“我。。。好难受。。。”

梁以沫暂时没接电话,沈澈也没辙,他看了看桌上的酒杯,其中一杯边缘还残存着一些紫色挂壁,脸色大变。

“天堂?”

这种下三滥的东西并不多见,但是赫赫有名的“天堂”他却是知道的,有些上流社会的人为了追求极致和刺激,会偷偷买来服用!

但是梁小濡明显是被人坑了。。。

天堂极为顽强,要不就赶紧排解,要不就一直折腾丑态百出直到累死!所以上流社会凡是喜欢用天堂的人都知道,这东西一定要在有人控制和监管下服用,才能增加情趣!不然,就会身败名裂!

沈澈知道自己不能中招,果断推开梁小濡,不等他抬腿走出,却听梁小濡哭了:“梁以沫,别走。。。”

梁以沫?

沈澈心中一动。

他万万没想到梁小濡在最痛苦无助的时候会叫着梁少的名字,他真心替梁少高兴,看来他所有的付出都值了。

“既然如此,小濡,你等着,我去把梁少叫来。。。”

也只有这样了,也许她真的和梁少缘分未尽,摇摆不定的时候,出了这么件事,但愿一切都还能够控制。

沈澈将梁小濡从地上抱到沙发上,怕别人误入包厢毁了梁小濡的身子,反手将门锁好,然后赶紧到隔壁去找梁以沫。

暧昧氤氲的灯光中,梁以沫正和三五个老板模样的人谈事情,包厢里的男人全都左拥右抱的,唯独梁以沫不喜欢女人身上那种脂粉味,所以身边没留人。

见着沈澈没头没脑的冲进来,他微微蹙眉,目光幽暗。

沈澈在他耳边低低说着:“小濡中了‘天堂’,应该是vivian干的。”

梁以沫眸色不动,低头喝了口酒水,冷冷回答:“出去!”

那个女人,和他没半点关系,她是心就是石头做的,怎么都不会捂热乎!他不会再为她浪费自己哪怕一丝丝的精力。

沈澈一愣,没想到他会是这个淡漠的反应,急了:“快过去看看怎么办吧,晚了估计她衣服都得脱光了。。。”

正说着,包厢的门被一把推开,女人发丝凌乱,衣衫不整的抱着门框,雪白的半个香肩暴露出来----竟然是梁小濡!

秀色无边的眼眸在包厢所有的人中一逡巡,最后停留在梁以沫身上。

跌跌撞撞的扑了过来,直接坐到梁以沫怀里,两手勾着他的脖子,委屈的说着:“梁以沫,你没走真是太好了。。。我是不是被人暗算了。。。”

不知何时,她似乎开始依赖起他来,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首先想到能够救自己的人竟然是他!

包厢里瞬间寂静下来,几个老板都搂自己的女伴目光灼灼的看着刚进来的女人。

梁以沫眉色依旧清冷,真可谓是坐怀不乱,甚至,他还不悦的皱眉:“没错,你中了‘天堂’,也就是春药中性子最烈的那类。”

天堂?

大家一阵抽气。

那东西爽是爽,但是邪门得很,不是想挺就能挺得过去的。

沈澈一看放下心来,小濡在梁少手里,至少可以保住不会死也不会在公众面前出丑,至于到底要怎么解了‘天堂’,就看梁少的‘功夫’了。。。

他将包厢里所有人员都清空了,并且关上了门。

“果然是宝镜害我。。。”

梁小濡心里阵阵发冷,身子却烧得跟一团儿火似的,只有紧紧贴着梁以沫的部位才舒服些。

“所以,梁小濡,我明白的告诉你,现在你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自杀,免得身败名裂出尽洋相!第二:找个男人,给你解了‘天堂’!自己选吧!”

梁以沫突然把梁小濡从身上推开,她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仰头楚楚可怜的看着他。

他整了整衣襟,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哪怕梁小濡已经露出了白美笔直的长腿,雪白的香肩也露着大半个,他都没一点心动。

梁小濡此刻理智正在和药性激烈的交战碰撞,她脑子乱的很,身子难受极了,前所未有的空虚,迫切的需要用什么东西来填满。

她恨自己,恨自己抵抗不了药性,身子摆出可耻的姿势,在梁以沫面前丢尽了脸!

但是,她咬着牙,极为痛苦的选择:“不!我不能死!我不要自杀,绝对不要。。。”

她不是一个人啊,她还有病重的妈妈要照顾,死很容易,妈妈怎么办?

不能死!这是她的底线!

梁以沫知道她不肯死,眼里全都是嘲讽:“既然想要活下去,那很好办,找个男人吧。。。”

不等他把话说完,梁小濡突然捂着自己的脸哭了。

“没错梁以沫!我求求你帮我!帮我找一个男人来,最好身家清白没交过女朋友的,我。。。我愿意把自己给他。。。呜呜。。。”

找一个男人来?

把自己给他?

梁以沫脸色十分难看,铁青阴沉,他从唇缝中冷冷吐字。

“你我本是萍水相逢,按理我不该出手帮你,但一来你是我公司职员,二来你是我爸爸老战友的女儿。我可以帮你找一个男人来,就按照你的要求,身家清白身体健康,甚至。。。我可以给你找一个处男来,这样你也不算是太吃亏!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让我活下去,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梁小濡已经不行了,软绵绵的爬上了沙发,身子不停的摇摆着,她甩了甩长长的波浪发,眼睛里全都是火热的电流,白皙的手伸到裙下,臀部扭了扭,直接将衣服拽下来扔到梁以沫胸前,姿势火热。。。

梁以沫拿起她粉红色的衣服,嗅了嗅,挑眉冷笑:“这可是你说的!那个条件我暂时还没想好,等哪天想到了我会找你索取!如此,我就帮你这次!夜不眠的牛郎很多,没见过荤腥儿的也是有的,你要知道我选定那人的名字么?”

梁小濡将手指含在嘴里,压下心中悲凉,朝他嗤嗤的娇笑。她终于再次哀求梁以沫了,尽管很无耻,但她依旧不想矮人一头。

她装作不害怕不在乎的样子,笑得比哭还难看:“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技术好点,我不能亏待了自己!还要麻烦梁总等他进来之后熄了灯,出去把门关上,我们办完事之后给他一笔钱,一辈子离开凉城滚得越远越好!谢谢您了!”

梁以沫直起身子,将衣服扔在她脸上遮住了视线,笑得阴冷残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