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以沫一皱眉,两个人在一起还要什么条件?不过他马上沉着嗓子:“你说,我都答应。”

梁小濡凝眉看他:“你不问我是什么就答应?”

梁以沫轻笑:“照这个行情来看,我要是不答应你也一定不会开心,我还有选择吗?”

梁小濡想想也是,咖啡勺儿搅动了两下轻轻放下,非常郑重的说道:“我不希望你和宝镜再有什么别的事情让我误会!”

梁以沫沉默,知道宝镜在她心里就是一个过不去的梗儿。

梁小濡解释:“如果是正常的兄妹,我不会忍不下,但是你明明知道宝镜对你有情,如果还不能够和她划清界限让她死心,我想我是不会接受的,你知道其实我很重感情,一旦认定了一个人就再也不会改变,所以我很害怕以后如果你真的和宝镜有什么牵扯不断。。。”

“不会!这点我可以对天发誓!梁小濡,你说你是一个极为重感情的人,难道我就不是么?”

“那你这次还又去机场接她又帮她拍照的,殷勤死了。。。”梁小濡醋意十足,嘟着嘴。

梁以沫无奈的摇头:“这都不行?好吧,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梁小濡见他答应了,心花怒放:“你不要觉得委屈哦,你看七年前你动机不纯的接近我诱拐我,我都原谅你了还愿意和你在一起,说明我心里真的有你!并且我还决定跟你一起面对我七年前不能面对的困难,怎么说你也得表现点诚意出来,是不是?”

梁以沫自知理亏,面对失而复得的旧爱不禁放低了声音柔柔回答:“小东西,其实你和我都是同一类人,我们轻易不爱,若爱上了便是深爱。其实在爱情里,我也有洁癖,这也是这么多年我对你还保持着一种执念的原因!好,你要的我都给,我在这里郑重的答应你,如果哪天我自己违背了今日的誓言,便不会再去纠缠你自动滚出你的世界!”

梁小濡笑着嗔怪:“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我们都做好彼此的唯一就行!”

“应该的!”

梁小濡长叹口气,觉得压在心头多年的疑云解开,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低头将咖啡杯送到唇边,想好好的喝上一口,却听梁以沫突然出声阻止她:“别喝!”

梁小濡愣,旋即笑了:“怎么了?”

梁以沫神色有些不自然:“别喝咖啡,我给你叫杯橙汁。”

“不要,我就要喝咖啡,橙汁没味儿。。。”

“别喝。”梁以沫这次意外的坚持,这另梁小濡非常诧异。

“以沫,你有事瞒着我?”

梁以沫将她搂在怀里,胸膛微微起伏,显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真没什么,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

“好!”

“这个月大姨妈来了吗?”

梁小濡刷的变了脸色,用手捂着脸不好意思的叫道:“哎呀你坏死了,问这个干什么?”

梁以沫脸上也有些红晕,看了看旁边没人注意他们,又问了一遍:“你还没回答我,快说,到底来了没有?”

梁小濡摇头,不愿意的哼哼:“没有没有!”

梁以沫温柔的拨着她额前的头发:“梁小濡,你是不是怀孕了?”

梁小濡瞬间石化了,她刚重拾了七年前的记忆,心里年龄还很不稳定,被他这么一问,一下子急的跳脚:“别乱讲!怎么会。。。”

不过话一出口她自己都有些不自信了,梁以沫和她爱爱的时候从来不戴套,不知道是他不在意还是他故意的,他也从来不逼着她吃避孕药什么的,他就不怕她真的就怀上了?

男人不都是不喜欢小孩的么?觉得那是自己的累赘!看来梁以沫还真是个异类!

“我没有乱讲,军医提醒我注意一点,本来想给你验血确认一下,没想到你竟然偷偷从医院里跑了。”

梁小濡认真的回忆一下,摇摇头:“不会的!虽然我这月大姨***确没来,但是我大姨妈一向都不准的,别瞎想!我还年轻,可不要怀孕生孩子,好恐怖的!”

Lily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因为怀孕连子宫都没了,她可不要步其后尘。

梁以沫淡淡看了她一眼,冷冷的说:“晚点生可以,但总归是要生的。”

梁小濡耸耸肩朝他做了个鬼脸,没吱声。

梁以沫觉得自己有点失败,说句实话,从成人了开始家里长辈就告诫他一定要管好自己,不能轻易被哪个女人算计了,尤其是不能随便让别的女人有了他们梁家的子嗣。这些年,想脱光了爬上他床的女人如过江之卿,想从他这里讨点便宜怀个一男半女的人也多了去了,但是他还没见过这么不待见他更是拒绝怀上他孩子的女人!

梁小濡口口声声很爱他,是真的吗?他表示有点怀疑,头疼。。。

为了证明自己并没有怀孕,梁小濡瞪圆了眼睛当着他的面喝了一大口咖啡:“以沫,放心,咱们还可以逍遥几年。。。”

梁以沫没吭声。

梁小濡有些心虚不敢看他,放下咖啡杯突然想起了七年前的一段往事。。。

元宵节上来后的阳春三月,她和梁以沫已经整整一个月形同陌路,梁以沫也不再在司令台上领操,图书馆也见不到他人的影子,他们之间分手分得彻底,都是骄傲的两个人,一旦决定了便都不会再回头。

一个灿烂的午后,梁以沫突然托人给她送了条子,要她到体育器材室见面,她心里隐约有点感觉,也许是妈妈和梁叔叔经过了一个寒假的冷静,还是决定在一起,要按照原定计划呢举行婚礼吧?

她不知道梁以沫会怎么对待她,心里竟然也有一丝窃喜,确实太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那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她万万没想到,迎接她的竟然会是那样的不堪,他粗暴,狠厉,不给她一点退缩的机会。。。

那天放学,她在药店门口徘徊了很久,她知道做这种事情是会怀孕的,心里又惊慌又害怕,还有一种强烈的羞耻感。最后她还是心一横,推门进去红着脸买了一盒避孕药,这辈子都忘不了药店医师那种嘲讽和鄙视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