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以沫在担心这个问题的同时,却没想到一个迫在眉睫的危机已经悄然袭来。。。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旅行的第三天,中午,三辆车全都开到了瓦罕山谷,梁宝镜特别兴奋,主动要求和姚盛阳换一辆车,跑去找vivian切切茶茶的开始密谋。

姚盛阳上了头辆车和梁以沫梁小濡坐在一起,脸色才和缓很多,心情明亮起来。

梁小濡指着两边的悬崖峭壁,惊呼:“真是鬼斧神工啊,大自然的力量太伟大了!”

梁以沫也被她带动着愉悦起来,跟着朝车窗外看:“喜欢这里的景色吗?”

“嗯,喜欢!”

梁小濡兴奋的点头。

“好!今晚我们就住这里!”

“我要和阿澈一个帐篷,让丰昱自己去睡吧。”

姚盛阳不关心景色不景色的,嚷嚷着要和沈澈和睡,他的目的昭然若揭,无非就是为了摆脱vivian的纠缠。

梁以沫冷笑:“现在知道自己是捅了马蜂窝了?”

姚盛阳大惊,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梁以沫:“你知道了?”

梁以沫摇头:“我只知道vivian并不适合你,其他的那些破事,我没兴趣知道!”

姚盛阳又沮丧起来:“我以前觉得她热情豪爽,性格特别好,谁知道她会是这样的人啊!”

梁以沫反唇相讥:“难道你就没有一点责任?”

姚盛阳垂头丧气,不吭声。

梁以沫已经在黑窝里救过他一次了,他不敢再给他添麻烦。

梁小濡看不下去了,用胳膊肘儿捅了捅梁以沫,努努嘴,意思是别那么凶,都是自己人。

梁以沫脸色这才柔和很多,冷冷问道:“需要我去收拾那个女人么?”

这些日子,他真的也忍了那个妖艳贱货很久了,宝镜跟着她,迟早被带坏!

姚盛阳振作了一下:“不用!我会和她彻底了断一下!”

梁以沫冷笑:“这次倒是问题不大,关键是以后,你要是色心不改,这辈子迟早毁在女人手里!记住!”

姚盛阳一心想着的都是解决vivian的问题,却丝毫没有意识到难道他心心念念的芸芸就不是女人了?

“梁少!放心,我一定会让你们所有人都刮目相看的!”

姚盛阳狠了狠心,他是这帮杰出青年中最纨绔最没用的一个,沈澈在军中发展得很好,丰昱是射箭专业人才,自己家族里又是做了军工的,梁少就跟不用说了,他这次来也算是见识了,以前以为梁少就是一个创世总裁,没想到他竟然在军界也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

掐指一算,坐吃山空最没出息的可不就是他自己了?

不但没出息,还被一个女人掐着脖子威胁,这也都算了,最近接连两晚,他都被vivian强迫,那老娘们儿像是故意折磨他一样,害得他每天起来都腰杆子酸疼!

这个世界都关注着女人被男人被欺负或者是女人被男人骚扰了怎样这样,各种同情。。。男人呢?

男人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又该如何?

在他的骂骂咧咧中,车队在山脚下停了下来,梁小濡雀跃的大喊:“瓦罕山谷,我来啦----”

三人前后下了车,梁以沫静静的立在他身旁:“盛阳,记住我的话,如果无法收场,找我!”

姚盛阳突然有些想哭的冲动,他都这么不争气了,梁以沫竟然还没放弃他,这样一来,他更不敢告诉梁以沫真相了,如果梁以沫知道他之所以和vivian闹掰了,是因为他自己少年时代的英语老师,并且对方还有家有室的,怕是会更失望吧?

他已经不能正视自己的人生了,也许只有将错就错,真的和芸芸有情人终成眷属,才是圆满吧?

他们身后,梁宝镜和vivian拉着手走下了车,看着梁小濡在巨石前不停的大呼小叫,两人冷漠的对视一眼,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没见过世面!”

Vivian终究是素质摆在那里,讥讽了一句。

这话传到梁以沫耳朵里,他却没空去理会她,投向梁小濡的目光变得更加怜惜温和起来,这群人里,从来没出过国的就只有梁小濡一个人,从某种意义上说,vivian说的没错,她的确是没见过世面的!

但是她那什么来见世面?一个十四岁那年就经历了情殇又出车祸双目失明的女孩子,能够心里健康阳光的活到现在,就已经是奇迹了,他的小濡才复明没几个月啊,她自己有机会就要多走走多看看,对什么都抱有一颗友善的心。

并且,最难能可贵的是,他的小濡比谁都开朗,比谁都心灵美丽。

“盛阳,跟我去支帐篷吧。”

梁以沫淡淡瞥了vivian 一眼,直接把姚盛阳叫走了。

Vivian气得直跺脚,在梁以沫面前她又不敢发作!

“哼!别得意,今晚有你哭的呢!”

Vivian恶狠狠的哼哼。

当梁以沫找到梁小濡的时候,应该梁小濡已经被轮过了全身是血血肉模糊的吧?就算是活着的,那里也会都已经烂了惨不忍睹。。。

嘻嘻,再说了,梁以沫是个男人,哪个男人会接受一个被三十来个人搞过的女人?

她想想都开心!

“vivian,你笑什么?”

梁宝镜推了推她。

“哦,没事,我是觉得这地方的气候白天和晚上差别还真大呢!”

Vivian意有所指。

梁宝镜会意,低低说着:“梁小濡和以沫再没机会睡在一起了,这一天我都等了很久很久。。。”

“没错!宝镜!我会替你出这口气的,放心!”

梁宝镜戒备的将她拉到一个避风的地方,急忙问道:“托马斯他们跟上来没有?都布置好了吗?到时候可千万别出什么幺蛾子!”

Vivian得意的晃了晃身子,甩了甩火红的长发:“放心!到时候我们按照计划行事就好!你住你改做的事就行!”

梁宝镜还是不放心,要求着:“你马上再给托马斯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免得到时候有什么对不上,记住!我们只有这次机会!在凉城,以沫会把那个女人更加保护的风雨不透的!”

Vivian看着梁宝镜这么低声下气的跟着说话,心里舒服多了,掏出手机:“喂,托马斯么?今晚八点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