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澈落座,两人低低的交流:“有问题吗?”

丰昱点头:“虽然这事是宝镜策划的毋庸置疑,但是vivian也绝对跑不了关系,不会像她说得那么干净!”

沈澈认同:“这件事我们继续调查,山顶的那批人,必须全都得抓到,一个都不能少!”

一想到梁宝镜的遭遇,两人阵阵恶寒。

几人各怀心思,一顿饭,地道的手把羊肉,谁都没有胃口去吃 ,vivian本来是很饿的,但是被众人这么一逼迫,心里只想找个机会赶紧溜走。

果然,趁着大家都低头看着各自手机,中途vivian起身轻声说了一句:“我去个厕所。”

这里条件简陋 ,称不上是洗手间,她倒是也入乡随俗起来。

梁小濡被那阵阵的羊肉味给恶心的不行,转头扶着墙角狂吐,丰昱正站在她身后帮着轻拍后背,而沈澈和姚盛阳低低的商量着什么。

Vivian蹑手蹑脚的起身走了,走到门外,她举目一望到处都是苍凉破败的初冬景象,开车的三个军官又都不听她指挥,便躲在五十米开外的厕所里给托马斯打电话求救。

托马斯接起电话:“vivian?”

Vivian看了看厕所外面,没人盯梢她,放心的痛快,对着手机急得快哭了:“托马斯救我!”

“到底怎么回事?昨天一整晚都不接我的电话!”

托马斯那边行情似乎也不太好,喘得厉害。

“托马斯!你怎么搞的?昨晚八点怎么没有按时派人到达我们约好的地点,出大乱子了你知道吗?”

“山上积雪太严重,那些人就迟到了不到十分钟,没影响你的计划吧?现在你快告诉我梁以沫在哪里?为什么绝迹的基本遭到了大规模武装攻击?”

Vivian本来答应了托马斯随时汇报梁以沫的行踪,而作为交换条件,他必须于某日某时提供给vivian三十来个人手以供差遣。

但是昨晚,派去的人竟然一个小时不到就回来了,有几个有轻微受伤,问他们都做了什么,他们全都众口一致的说碰到了一名女子,打斗了几下之后发现她的同伙要来了,就火速撤退!

他似乎猜到了vivian的恶毒计划!直接当场用刀子指着其中一名手下的喉咙,让他们说实话,他们只得招认是将那个美丽的中国姑娘给强暴了。。。

当时他脑袋嗡嗡直响,心里拔凉拔凉,待仔细拷问了那中国姑娘的长相,又觉得似乎不是梁小濡。。。他简直快要疯了,将三十七名手下全都关了起来,然后就开始疯狂的拨打vivian的手机确认梁小濡是否安然无恙,但是一整夜,vivian都不接电话!

他们的路线和梁以沫旅行团的路线原本是平行的,但是在凌晨,他们突然遭到了狠命的攻击,父亲阿萨诺夫正在请求总部支援,却收到总部也被大规模攻击的消息!

这到底是什么鬼?托马斯暴躁了!

Vivian没时间多啰嗦,捂着听筒:“那一定是梁以沫干的!你们那帮人毁了他的妹妹!他当然要报复!”

“毁了他妹妹?你的最好的朋友,梁宝镜?”托马斯心里非常复杂,松了一口气,却又替那个看上去单纯Q萌的少女惋惜!

他的手下竟然会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不需要 梁以沫动手,他回到绝迹就一定会亲手收拾了那帮人渣!

“vivian!你都干了些什么?”

Vivian还不认账,她并不知道托马斯看上了梁小濡:“我哪知道?正因为我和宝镜关系不错,我才替她出了这么个主意除掉梁小濡,又费劲心思的朝你要了人手帮忙!谁知道她自己会去现场观看,说要拍视频留证据!结果。。。出事了!真是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一切都是她蠢,能怪谁?”

托马斯沉默,这个女人竟然是个蛇蝎心肠,并且背信弃义心思歹毒,她对自己最好的闺蜜都没有同情心,又会真的喜欢他么?

托马斯脸上突然露出了大彻大悟似的冷笑。

Vivian不知道他的心思,还以为自己是他的香饽饽,娇声道:“他们快要戳穿我了,托马斯!快来救我!我这里是距离红其拉甫国界碑不到三十公里的驿站!”

电话那头,托马斯轻笑:“知道了,你等着!我一定会过来,你尽量拖出他们不要离开那里!”

“好的!达令!快点!”

挂了电话,托马斯看了看身边怒气冲冲的阿萨诺夫:“父亲!”

阿萨诺夫摸着手里的一个金戒指,铁青着脸:“我说了直接下手把梁以沫炸了你偏不听,结果让他给跑了吧?还把我们绝迹的总部给炸了!损失了多少兄弟!”

托马斯带着歉意:“父亲,我错了!现在我知道了他们的方位,我们赶快过去吧!”

阿萨诺夫 狐疑的看着年轻的儿子:“你不怕中计?”

托马斯耸耸肩:“不知道,反正我觉得不会!”

阿萨诺夫一砸车门:“我们的队伍都让炮弹给打散了,恐怕对付不了苍狼!”

托马斯微笑:“vivian说他们那里没有梁以沫,只有七八个人。。。”

“哦?”

阿萨诺夫露出喜悦的目光:“那么我们可以抓住他们做人质,让苍狼自己来换人!”

托马斯挑眉:“只要把我心爱的女人留下就行!”

驿站的休息室内,沈澈最先警觉:“vivian呢?不会让她给跑了吧?事情没弄清楚之前,她不能走!”

丰昱浅笑:“不会!我已经吩咐外面的人了!”

外面的人指的是汽车里的三个开车的军官!

姚盛阳终于聪明了一回,凑过来那对桃花眼:“那她搬救兵怎么办?”

沈澈沉了脸色,一砸桌子:“怕就怕她不搬救兵!”

姚盛阳大喜:“阿澈,你的意思是。。。”

丰昱点头:“我们一定要把山上的人都找出来,所有的人,一个都不能少!这也是梁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