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盛阳自然听到了那句刀子般的话,呆若木鸡。

许茹芸顾不了他了,哭着抱着徐子良:“老徐!真的,你相信我,是他强奸我的!我一切都是被迫的,他拍了我的裸照和视频,一次次的威胁我,如果我不从,他就要我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徐子良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里面布满了浓浓的血丝,那种被骗后的不甘,别人出卖背叛的盛怒,要杀人的冲动。。。全都一触即发!

他牙关一直在剧烈抖动着,身子也在抖。

许茹芸知道现在徐子良处在一个爆发边缘,一定要搞定他,不能让他发飙,不然她饱受皮肉之苦不说,真的会这辈子都见不到多多!

“老徐!老徐!事到如今,是该我告诉你真相的时候了。。。”许茹芸脸上带着类花儿,哭得楚楚可怜,当初徐子良和她相亲的时候,最先看上的就是她的这副好皮相,如今却是她靠着这张娇俏的美颜救命的时候。

果然,徐子良在看向她的时候,憎恶之中隐约露出了一丝怜惜,应该是她的话他听进去了,他真的认为是姚盛阳那王八蛋强奸猥亵了她!

姚盛阳睁着空洞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诚然,他年少的时候不懂事性情也不懂,他的确精神上背叛过她,但是现在他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了,这么多年他都忘不了初恋的味道,忘不了年少时和她在一起每一次放浪形骸的约会和欢爱。。。见过这么多女人,他不得不承认芸芸是他最爱的!

他本以为一切都过去了,他现在浪子回头要给芸芸一份迟来的幸福,正因为有种愧疚感,他对她更是投入了百倍的真情和爱恋,他是真的爱她啊,不是一种痴迷和贪婪,而是一个男人对女人真真正正负责的爱!

然而现在,眼见得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一句一句都在推卸责任把他扯到一个万劫不复的地狱里去,他的心,怎么这么痛呢?

姚盛阳含着眼泪摇头,不相信许茹芸竟然会这样说自己,这样评价彼此的关系,他一步步的走到许茹芸身前,神情的看着那张在徐子良怀里哭花的小脸,那多曾经含情脉脉望着他的眼睛如今闪躲着不肯直视他。

“芸芸!你说什么?我威胁你?我强奸你?你。。。呵呵。。。芸芸!你一定是害怕这个男人打你对不对?你一定是害怕他会对你家暴害怕他不让你见孩子,才故意这样说的,对不对?你告诉我!一定是这样的!芸芸,有我在,别怕!我不会让他动你们母子分毫!!!”

“啊!”许茹芸似乎是惊弓之鸟一般缩在了徐子良怀里,尖叫着,“你这个变态!不要过来!我老公在这里!我再也不会屈于你的淫威了!我本来为了自己的家庭和脸面,一直都忍着你默默承受!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我的委屈和臣服,只能让你更加丧心病狂的折磨我!老徐他会保护我的!我不怕你了!你滚!滚远点!这辈子就别让我再看见你!不然我一定去告你!让你坐牢!!!”

“你让我滚?我丧心病狂?告我让我坐牢?芸芸啊。。。你。。。你说的这些可都是真心的?”

姚盛阳身子摇摇晃晃,似乎是怒火攻心要倒下了一般,吓得梁小濡赶紧去扶住了他,他却坚强的将梁小濡拉到了身后,怒吼,“不要扶我!我站的住!我姚盛阳什么都承受得住!”

徐子良一动不动,眼中显露着嗜血般的残冷,但是他并没有推开许茹芸,在他的心里,老婆还是要的,就算许茹芸再贱!也只有他一个人能碰能打能虐!

他低头看看怀里吓得瑟瑟发抖的许茹芸,又看看一脸受伤的姚盛阳,山雨欲来风满楼,他一动不动,胸中熊熊怒火,都化作脸上的一滩阴森冷笑!

姚盛阳指着许茹芸,简直要句句泣血了:“芸芸!我是真心爱你的,我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能做的少年了,我现在是个男人!顶天立地的男人!徐子良能给你的,我同样都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打架吗?难道你还害怕我打不过他不成?为什么要这么说话?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两个明明是真心相爱的,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污蔑我们的爱情?”

“是呀芸芸姐,现在姐夫和盛阳都在,你必须为自己负责,也为这两个爱你的男人负责,你必须要拿出你的态度来才行!”

梁小濡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并没有倾向谁或者是想无帮助谁,但是最讨厌这样暧昧不明的关系,许茹芸不能这么抻着了!

三双眼睛全都盯着趴在徐子良怀里的许茹芸,许茹芸终于缓缓将脸抬了起来,第一次用湿漉漉的眼睛直视姚盛阳。

姚盛阳最爱的就是她这副可怜兮兮的小表情,每次她这么看他,他都会觉得她只有十八岁一般需要自己怜爱。

他热情诚恳的伸出双手,深情的表白:“来吧芸芸,到我的怀里来,什么都不用怕!一切有我!”

许茹芸的眼神开始变得复杂起来,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一点冲动都没有,非常理智,然后深呼吸一口气酝酿了一下,突然一口痰吐了出去:“呸!”

姚盛阳没料到她会这么对自己,没有躲避也不想躲避,口水正吐到他俊俏的侧脸。

梁小濡气懵了,赶紧掏出纸巾要给姚盛阳擦,却被姚盛阳一摆手给挡住了。

她一皱眉,瞪眼:“许茹芸!你太过分了!”

许茹芸冷笑:“姚盛阳我告诉你就!我和你的不伦关心今天算是到头了!我再也不会怕你也再也不会受你的控制了!以前我是怕老徐知道毁了自己的家庭,但是现在老徐都知道了,不管他是不是会原谅我,我都坚决不会跟你走的!你休想再操控我!”

说这话的时候,她是瞪着眼睛鄙夷憎恨姚盛阳的,偶尔几个眼神瞟到了老徐那里,就变得怯生生和讨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