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以为是梁小濡或者安妮打来的,但是,那个声音很冷且很有辨识度,让她热血直往脑门子上冲!

“李黎,你还好么?还记得一个叫苏信的人么?”

“苏信。。。”lily捏皱了身上的毛毯。。。

“想必你和王宇也都交流了吧,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干坏事的不是我,是他!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吗?恐怕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吧?”

“为什么?”lily冷笑,捂着滚烫的额头。

她就不信她都这样了,苏信还能折腾出什么幺蛾子来!

“因为在你之前,他爱的是我,我刚进二院的那年他就暗恋我,追了我很久我都没答应!后来他知道我出事儿了,就费尽心思的帮我掩护,否则就凭梁以沫的力量,怎么会弄不倒我?一切都是王宇在暗中帮我毁掉了医疗事故的证据啊。。。哈哈哈。。。你知道他最后为了什么没有出来指证我的医疗事故吗?”

的确,要不是昨夜梁以沫发飙了,她苏信到现在还会在二院活蹦乱跳的呢,她明明是流产手术中除了故障,为什么就是能够逍遥法外?

Lily冷冷反问:“为什么?”

“因为他得到我了呀!为了和我一夜春风,他就出卖了自己的灵魂也出卖了你!男人嘛,说来说去还不就是那么点事儿吗?哎哟,王宇这个人,看上去老正经的了,但是真正做起来,孟浪得很。。。Lily,你别以为自己得到了王宇就瞎得意!在这点上我永远都胜过你!我先你一步得到了王宇的人和心!你现在的丈夫,不过是我玩剩下的渣滓。。。哈哈哈。。。”

啪!

Lily挂断了电话。

看守所里,苏信望着自己的手机不断的在冷笑。

看来她真的要在看守所里呆上一段时间了,打闺蜜余安安的电话她也不接,求爷爷告奶奶都没有用,既然她注定了要下地狱,至少也得拖上一个垫背的吧?

李黎!就让我们一起下地狱吧!

“045371!手机该上缴了!”

对面的警官正是昨晚在火场被梁爽收拾过的朱炎,腮帮子上还贴着创可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是。”苏信痴呆呆的靠着椅子背,茫然的递上了自己的手机,上缴了自己所有的自由!

真要把牢底坐穿了吗?她不甘心的想着!

此刻跌入人生谷底的她绝对想不到有一天牢里会来一个新的狱友,一个让她爽爆乐翻了的女人!那个人的到来让她比拖李黎下地狱还要高兴还要发泄!当然这是后话!

午饭是玉雷送来的外卖,梁以沫守着梁小濡两人在医院里将就了一顿,虽然彩色简单味道也一般,但是蜜里调油的两人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次,倒也吃了底朝天!

梁以沫捏捏梁小濡的脸,疑惑了:“你吃的也不算少 ,怎么就是不长肉呢?大婚的时候瘦巴巴像干煸四季豆似的,人人不都要笑话我虐待老婆了?”

梁小濡被他那句“吃得也不少”给弄得挺不好意思的,默默的放下了筷子很淑女的说道:“我吃饱了。人家吃得一点都不多,身材也不知道有多标准呢!哪有你这样的老公,竟然会说老婆吃得多。。。”

梁以沫笑得直抽抽:“好啦 ,不逗你了,你就算以后变成肥婆了我也要你!”

梁小濡那纸巾替他擦擦嘴角,这才擦擦自己的嘴,嘟囔着:“信你才怪呢,一会儿说喜欢我长长的头发,一会儿担心我吃胖了。。。原来你只是喜欢美女而已,要是有一天我不漂亮了变成老婆婆了,你肯定一脚把我踢出千里之外了。。。”

梁以沫眉色一动,眼前梁小濡美美好好苗苗条条,正是最青春最美丽的样子,他实在很难把她跟老婆婆联想到一块儿去,他相信就算某天她青丝染上了霜色,也一定会是天底下最慈祥最可爱的婆婆。。。真希望她每天都开心,每天都嘟着粉嫩的小嘴在他面前撒娇卖萌!

温热的唇落到了她的额头,他动情的说着:“不会,我要一辈子把你绑在身边!”

“这还差不多。”

梁小濡勾着他的脖子,把全身重量都挂在了他身上,就喜欢这样腻着他,喜欢他无奈又舍不得拒绝她的样子,喜欢他最男人的笑声。。。

“对了,我可能要去北京一趟,呆会儿我会把你送回城南别墅,有什么需要你就指挥玉雷,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他得去办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收拾一个不太老实的女人!

“啊,你要走?我陪你!”

“不行!你手脚都没好利索,呼吸道又被浓烟刺激受损,给我好好在家里养着!外面事情,一切有我!”他蹙着眉态度坚决,她的健康是他最在乎的事,不能让她去奔波劳苦!

再说了,他这回去北京办的并不是一件开心的事情,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一念成仁一念成魔的模样!

面具戴久了,有些人都快忘记了他的代号叫“苍狼”,是狼就会有狼的本性!你不动我我不动你,你若动我,我会叫你付出百倍的代价!

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在梁小濡面前乱嚼舌根,一旦被那只不安分的舌头搅动起风浪,他会后悔终身!

所以。。。他决定让那个人知道“苍狼”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可是,我会想你!”梁小濡毫不吝惜自己的感情,重活一次,她对梁以沫无比珍惜,再也不能藏着掖着了,免得哪天追悔莫及。

“我会送你一个小礼物,替我陪伴你。”

梁以沫含笑,神秘兮兮的回答。

梁小濡见他已经决定了,赶紧麻利的收拾东西,坐着熟悉的迈巴赫到了城南大院。

不同于往日,今天玉雷坐在驾驶室没动地方,反而是梁以沫亲自下车替梁小濡打开车门,他拥着她将她送到了别墅铁门门口。

“你先上去简单洗漱一下,换身舒服的衣服,玉雷将我送去机场就回来。”

“嗯。”心爱的人就要远行,梁小濡心里酸酸的声音也闷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