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小濡气得用脚尖顶了一下他的肩头:“饿着呢,吃饭去吧。”

再来?

他倒是有精力有体力,她还不得残废了?

梁以沫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儿:“这次暂时饶了你,等我从法国回来再好好收拾你。”

中午没和她一起吃饭,晚上要再是耽搁又吃不成了,她那副小身板,再不营养点还以为他虐待女人呢!

没有什么比把她喂饱喂胖更重要,他心底的那些念头得暂且放一放,来日方长嘛。

轻轻退了出来,他从床头拿了条裙子朝她比划了一下:“穿这件?不行,领口低了些。”

又翻了件小立领的礼服,满意的点点头:“嗯,就穿这条吧。”

梁小濡接过裙子套上,忍不住调侃他:“不是说一起出去吃饭,要我穿得漂亮点?这件很保守哎。”

梁以沫没有回答,只用一双黑踆踆的眼睛淡淡注视她。

她立马领会精髓,一缩脖子,赶紧乖乖下地整整裙摆:“哎,就这件好了,我最喜欢保守不显山不露水的了!我们梁总说的准没错!”

梁以沫收了视线,笑着拧了下她的腰:“算你聪明。”

大手娴熟的捏着她后背的拉链,轻轻一提,将她所有玲珑的曲线全都包裹严实,唇边几不可见的扬起一丝弧度,彰显着他的好心情。

两人对着镜子拥抱了好一会儿,又蜜里调油热吻了一次,才慢慢放手。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严重洁癖的人微微蹙了蹙眉,然后去了卫生间。

梁小濡看着床上他的手机,蹑手蹑脚的拿了起来摆弄了几下。

没一会儿,梁以沫又神采奕奕的摸着下巴从卫生间走了出来,身上还有淡淡古龙水的暗香,正是她所熟悉和喜欢的。

“走,我最美的老婆大人,吃饭去!”

“是,我亲爱的梁总!”

两人挽着手臂上了迈巴赫,玉雷驾车目不斜视,后视镜里,那对璧人一直都彼此依偎着,一种平静的幸福。

晚饭后,玉雷送梁以沫去机场,梁小濡在家里招待lily。

离家前,梁以沫郑重关照她:“别总跟她搂搂抱抱的,有话好好说。”

梁小濡低着头闷闷的“嗯”了一声,看上去对他非常不舍,他前脚刚走,lily就从的车里下来了,对着她的大宅院不住的大呼小叫,一惊一乍的。

“哇!梁总的豪宅我也只是从外边见过而已,小濡,你真的每天都住在里面吗?”

“你要是高兴,今晚以沫不在,住在这里陪我和旋风好不好?”

“再说吧,我怕半夜梁总回来把我从床上踹下去!”

“不会啦,以沫不会那样。。。”

Lily还在蜜月期,所以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梁小濡点亮了客厅的豪华吊灯,给她弄了杯鲜榨橙汁,两个女人一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题。

说了几个笑话之后,梁小濡突然沉了脸色,关切的问道:“lily,你和王宇怎么样了?”

大婚没几天,lily就这么老一个人出来陪她,肯定有问题!

记得上次梁以沫出面给两人调节好了,怎么现在又这样子,lily根本不像个新婚美妇,倒好像是失恋的人似的。

“就那样儿吧,还行,他在家里研究病历呢,估计明天又得给几个病人开膛破肚。”lily无所谓的耸耸肩,她和王宇的问题说到底还是孩子的问题,如果能够有个自己的孩子,什么都好了。

“好好珍惜吧,他是真的爱你,就算有什么错误,也是在你之前,能原谅就原谅他一次算了。”梁小濡摸着lily的手,安慰着。

她明知道lily和王宇是极相配的人,两人为人又都极好,自然是希望他们能够一直幸福下去。

Lily已经过了那个热恋的年纪,想事情都是比较现实的,端着橙汁喝了一口,定定的看着梁小濡:“小濡,我想有个自己的孩子!”

“这。。。”梁小濡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决定去冻卵!”lily很坚定,神情庄重而严肃。

“冻卵?”梁小濡没听过这些,她知道一个健康的人是没资格去指责lily的,她也是情况特殊才会动足了脑筋!

“嗯,我对自己说,如果我经过身体调节还能够取得出卵子,我就原谅王宇,要是连卵子都没了,我和他。。。只怕再也好不了了!”

“这和他是两回事儿,lily,你别上苏信的当!她是故意离间你和王宇的,你也知道王宇是个多么稳重的好人,救死扶伤的医生,他是在全力救你的!他对你并不是因为什么亏欠,他是真的爱你才去追你的!”

“我不在乎那些过往和原因了,一个人漂泊在凉城不容易,我想好好生活,所以,当务之急,我想取卵冻卵,以后有机会,慢慢的有自己的孩子。。。”

Lily显得心事重重。

“好!只要是你内心真实的想法,我支持!lily,有什么是我能帮上忙的吗?”

Lily有些不好意思,犹豫了一会儿又果断开口:“我上网查了,做这个大概需要六万块钱,如果我要到外国去做,来来回回的,大概总共得有十万块钱!你知道,我和王宇贷款买了大房子,所以手头剩的现金并不多,再加上这事我先瞒着王宇,等以后慢慢告诉他。。。所以。。。”

梁小濡按住了她的手,不等闺蜜开口她主动说道:“别说了,钱我给你,你要是不好意思就当我借你的,以后宽松了慢慢还好了!上次说了给你买阿曼莎的包包,结果黄了,本来我就要送给你一份结婚大礼的。。。lily,以后真有宝宝了,可是要认我做干***!”

“啊!真的?小濡,你真肯借我?你放心,我也就这两年手头紧点儿,以后有钱陆续还你!”

梁小濡摇摇头,忧心忡忡:“lily,钱不是最重要的,你做这个会不会伤身体?疼不疼?我在乎的是你的健康!”

Lily还是很坚定:“可能打排卵针那段期间人有点不舒服,取卵的时候是全麻应该不会有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