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lo经理和车振不知道他在查什么,谁都不敢吱声,气氛有些凝重。

几秒种后,梁以沫的听筒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地址,挂了电话,他招手唤来玉雷:“她在家,接过来。”

虽然他不太相信梁小濡会是个那合约开玩笑的人,但从追踪手机信号得出来的结果来看,至少她还在自己家里没出来,至少她的手机在家里!

梁以沫眉色一厉,被自己的想法给惊到了,至少她手机在家里?

不好!

身子突然猝不及防的站了起来,在经理、车振、玉雷差异的目光中,他抓起外套就走出休息室。

“梁总?”

“梁总----”

“梁总!”

只有玉雷急急跟上。

“不会有事,她只是调皮跟我斗气而已。”

梁以沫一摆手阻止玉雷说话,他脑子很乱很烦,种种不堪的画面全都席卷而来,他有种决堤的感觉……

迈巴赫急急的在梁小濡所在小区刹停,不等玉雷泊车,梁以沫推开车门就往楼上狂奔。

“梁小濡!梁小濡!你在吗!开门!”

刚开始他还算是保持理智,只是用力的敲门,后来就变成狠命的拍门了:“梁小濡!我要破门进来了!”

从腋下摸出手枪直接对着门锁一枪,拉开门就冲了进去……

“梁小濡?老婆,你在吗?别生我的气了,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就是……”

整套居室并没什么异样,只是阳台的门半开不开的,有些滑稽。

梁以沫眉心动了动,玉雷也急急追了进来,搜遍了所有的房间:“梁总,没人!”

梁以沫感觉自己心动凉了半截,拿出手机拨打梁小濡的号码,爱我你就亲亲我爱我你就抱抱我……

铃声响了,手机在茶几的一本书下面。

“去小区调监控!”

来人神不知鬼不觉,明显不是普通的入室抢劫盗窃那么简单,要么就是梁小濡心大忘带手机出去玩了,要么就是她别人掳走了……

在小区门卫上,一听说要掉监控那保安马上牛逼哄哄的直摆手:“呃不行!不可以看的!”

梁以沫直接把枪怼到他嘴里了,他吓得眼珠子都弹出来了。

“狗仗人势的东西!”玉雷心忧梁小濡的安慰,飚了句脏话!

监控显示梁小濡并没有再从小区里走出来,她家楼道来往人口极少,倒是在半夜有两个可疑人影压低了帽子拖着行李箱上了一辆面包车!

“狗杂种!”梁以沫也彪了句脏话!

猴脸男和杀马特老二他认识,就是劫了他和梁小濡到玉龙山防空洞去的歹徒。

“林舒佳!”

他大概知道是谁干的了!

那女人上次被他踢出凉城之后一直都规规矩矩非常低调的,看来她得到的教训还不够!

马上拿出电话开始部署起来:“阿澈!帮我封锁交通!”

“沈淮衣!还在北京么,在就最好了,帮我逮一个人,林舒佳,要活的!放心,办成了我答应你进入红锐!”

“T,启动鹰眼给我查这辆车的去向!”

挂了电话,他看了玉雷一眼,指着监控上的两个人:“这两个孙子见了直接处理掉!”

玉雷的声音有些颤抖:“梁总,已经十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发现的太晚了!”

“我的错!就算翻遍了凉城,也得把人给找回来!”

广告拍摄现场,随着梁以沫的起身,在椅子上休息的许烟雨也下意识的起身,赵敏赶紧跟了过来:“梁总他们怎么了?好像有什么突发状况!”

许烟雨点头:“以沫他今天本身也不是冲着拍广告来的,他是来……找梁小濡的!”

赵敏点头:“但是梁小濡不在!哼哼!估计 那女人又在搞什么幺蛾子吧,把一个大老爷们儿耍得团团转!小雨你学着点,这就叫做手段,男人就是贱!就吃这套!”

梁以沫走后,许烟雨和赵敏走了过去:“崔经理,梁总他不拍了?”

崔经理摇摇头,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

车振偷偷的跟赵敏耳语:“好像是梁小濡失踪了!”

“失踪?”赵敏睁大了眼睛捂住了嘴,兴奋的点点头,朝许烟雨眨眨眼睛。

和许烟雨又重新回到摄影棚,她笑着对许烟雨和阿潘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哈哈哈,小雨,我们的机会来了!那梁小濡失踪了!”

“失踪了?”

许烟雨皱眉,她突然想起了机场初见梁小濡时的情景,那时彼此都还单纯,也许机缘巧合成为一对最好的朋友也说不定,只可惜,她们都爱上了同一个男人,注定无法和谐相处!

“哼!让我们拭目以待!”

很快!创世那边传来通知,“钟爱一生”的钻戒广告拍摄暂停,具体拍摄时间暂定,说是产品流程出了问题,要协调一下。

赵敏是个人精儿,闻言一边让阿潘收拾东西一边朝许烟雨冷笑:“瞧见没,出大事儿了!”

许烟雨微蹙着眉,没说话。

赵敏一瞄就知道许烟雨心软,她赶紧上去给她打打预防针:“小雨,这可是你唯一从那女人手里夺回梁以沫的机会!不许妇人之仁!在梁小濡被救回来之前,我想我们有事做了,呵呵……”

许烟雨轻咬下唇,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

很快,梁小濡失踪的消息传到了丰昱耳朵里,他本来正准备登机回北京,接到姚盛阳电话,立 即调头来到了私密会所。

沈澈、姚盛阳、玉雷都在,唯独不见梁以沫。

“梁以沫人呢!他到底是怎么保护小濡的?”

玉雷急了,赶紧为自己boss辩解:“一个下午了,梁总一直都在追查小濡的下落,他连饭都没吃!”

丰昱冷哼一声,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震得杯子里的水流出了大半。

沈澈垂眸不语。

姚盛阳和玉雷面面相觑,都觉得丰昱的反应有些过了。

突然,沈澈低呼一声:“不好!”

大家都聚集到了他手机前,最新的头条新闻占据了最醒目的位置:

【惊天绑票案!创世集团总裁爱妻落入歹徒之手,生死未卜!整整十八小时过去,绑匪音讯全无,估计总裁夫人清白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