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到时差,她没给梁以沫打电话,又享受了一会儿热水浴的冲浪和推拿,她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找了条浴巾低胸围上,玲珑的曲线上还都是未干的水珠,整个人美得如出水芙蓉。

家中无人,她便慵懒起来,长长的头发散落落的,她也不管,直接走到了衣帽间去选衣服。

衣帽间就在卧室边上,下了三个台阶便是,梁小濡很没精神,下一个台阶身子就轻轻一震,下到第二个台阶,浴巾已经掉在了脚背上,她低头看了看,懒得去捡了。

衣帽间特别大,左面全是梁以沫的手表名鞋还有衬衫西装,那男人特别看中仪容仪表的,将衣帽间装修得特别豪华宽敞,很气派,头顶的吊灯又是那种富丽堂皇的,梁小濡第一次进来的时候都不想出去直接睡这里算了。

右边全是梁小濡的衣服,那些一套套连商标都没减掉的是梁以沫给她定制的名牌礼服和长裙,她平时都嫌累赘,不怎么重要的场合很少去穿。尤其是那一排排的性感睡衣,不知道梁以沫是怎么想的,她曾经拿着试了试,用料都太少了,不是露了这里就是露了那里,要不就是近乎于全透明的颜色,她实在没脸穿,也不敢再他面前显摆。

无奈,她又自己买了些T恤和简单的平价连衣裙,穿着舒服又不引人注目,使用率很高。

现在,她挠了挠头,因为待会儿要去创世上班,她选了身黑白配的白领衣裙,觉得自己跟梁爽的品味是越来越像了。

衣服选定,她一转头,被自己的裸体给吓了一跳,那曲线妖娆的是她么?曾经她可是被人取笑过是干煸四季豆,是悬崖绝壁,是飞机场,是一片滩涂……现在,她捂着眼睛赶紧将衣服穿起来,难怪梁以沫每次都在背后用狼一般绿幽幽的眼睛盯着她,她自己都不好意思看,做梦都没想到,性感尤物这个词有一天竟会在她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很早就到了公司,梁爽还没来,她将自己和梁爽的办公桌都擦了,又怀着复杂的心情给安妮的桌子也擦了,安妮的桌子最乱,还有拆开没来得及吃完的饼干,卫生巾,口红,鞋子包包,全都藏在老总看不见的办公桌底下。

梁小濡摇了摇头,现在这妮子算是失联了,但愿她一切都好。

笃笃笃!

这么一大早的,竟然有人在敲门。

梁小濡和奇怪,一般梁爽不会敲门进自己办公室的,会是谁,难道梁以沫又招了人?

请进也不说了,她直接打开门:“你……”

她愣了,入目的是一张黑里透红青春的脸,一笑露出洁白的大板牙,女子着装相当土气,却胜在气质天然不做作。

“小梁姐!”

傲洁一呲牙,上来就给她个热情的拥抱。

“傲洁?我的天,你怎么从江苏来凉城了?你爸知道吗?”

梁小濡被她勒的快喘不过气儿了,眼前发黑,傲洁亲热够了,这才有空回答她的问题:“什么我爸知不知道?我是成年人,又不是小孩子,还怕那老头子不成?实话告诉你,创世真是个大公司,我喜欢,小梁姐,从今以后咱俩就是同事了,请多多关照,嘿嘿!”

傲洁大咧咧的找了个座位就坐下,然后东瞅瞅西看看,她倒还是动规矩的,虽然好奇,却并不会乱翻别人的东西。

“同、同事?”

梁小濡哭笑不得,创世这种进国际百强的大集团,傲洁就算是用脑袋走路都是进不来的,她自己初中毕业学历不行,要不是梁以沫推了她一下,又何尝说来就能来了?

“是呀,你不够意思,和小姐夫走了之后竟然招呼都不打一个,趁我睡觉就跑,我醒来找不着你,就冒蒙摸瞎来了,没想到小姐夫的名字真好使,我直接就打听到这里来了,然后就填了表应聘……”

梁小濡佩服她的勇气,心里暗笑,如果梁以沫知道傲洁背后叫他“小姐夫”,估计又要摆臭脸了吧?

“傲洁,你应聘……通过了?”她面对这个农村女孩,很注意说话的措辞!

傲洁也不傻,笑嘻嘻的朝她勾了勾手指,在她耳边痴痴的笑:“跟你说实话,我知道自己没文化,这种大公司看不上我,所以我就对面试官说了,梁总是我的小姐夫……”

梁小濡额上冒出三道黑线,这姑娘情商很高。

“没用的,人事部聘用很严格的,不是随便就能骗过去的。你到底被正式录用了没有啊?”

梁小濡死都不相信傲洁被录用到总裁秘书办了,除非HR眼睛长屁眼上去了!

“当然正式录用了!我是创世的正是员工,签合同拿五险一金的!开玩笑!”

傲洁没心没肺,白了她一眼。

“快说说,你怎么忽悠的?”

“很忙叫忽悠?我这叫做事灵活动脑筋!事情是这样的……”傲洁搂着梁小濡的脖子,说着她昨天的应聘经历,“面试官见我说得诚恳不像撒谎,就很快像小姐夫汇报了,没想到我那小姐夫还真给力,竟然亲自来见我了……”

“小姐夫……”见到梁以沫的第一眼,傲洁就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他,然后一呲牙。

梁以沫也不太待见她,连个眼风都没给,直接做到了HR让出来的主桌上。

“你的资历不够,说实话我们很难录用你。”他声音淡淡,却很好听。

傲洁不理他,心想着,不用我你还亲自跑下来见我干啥?

一呲牙,看了HR一眼,然后凑到梁以沫眼前,低低的提醒他:“别忘了江苏那夜,我可是看过你洗澡……”

梁以沫直接将她的两片厚嘴唇儿给捏住了,俊脸微微一红,然后又警惕的看着身边立着的HR一眼。

那HR相当机敏,掏掏耳朵,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梁以沫暗暗皱眉,这傲洁的嘴忒快,说话不经大脑,要威胁他也得委婉一点不是,还威胁得这么低俗!

他亲自下来本就有心录用她给梁小濡做个伴,万没想到她到显摆起来。

寒着脸:“明天来上班吧,职位是:公司保洁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