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场上的恐怖记忆又都席卷了过来,梁小濡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可能不会在吃西瓜看西瓜了,她闭着眼睛狂吐:“沈淮衣,你,果然改不了本性!”

接雨也好不到哪里去,抱着梁小濡:“首长,我恨你!”

沈澈看着一男二女夸张的反应,愣愣的问沈淮衣:“堂哥,怎么回事?”

沈淮衣拿了块西瓜咬着,脸色相当平静:“没什么,不过是带他们去法场见识见识。”

沈澈一捂脸,梁小濡在他手里受了委屈,那梁少还不得给他好看?他看了看姚盛阳,两人均是抽了抽唇角。

梁小濡再也忍不了了,拉着姚盛阳就跑,沈淮衣也不拦着,接雨也想跑,被他一把扣住。

梁小濡上了姚盛阳的车才发现一起跑的接雨没跟出来,她现在肠胃难受的很,顾不了那么多了:“盛阳,咱们快走,沈淮衣他简直是个魔鬼!”

姚盛阳油门踩到底,生怕沈淮衣追出来在他背后来一梭子。

再次到了创世大楼停车场,梁小濡看看手表,已经迟到了,她没下车,在汽车里揉了揉眼睛,长吁短叹。

姚盛阳以为她还惧怕沈淮衣,笑着安慰:“小濡,没事了,到梁少地盘了,谁也动不了你。”

梁小濡脸上没了笑意,抬头看看高楼顶层,她有心灵感应,梁以沫没回来。

“盛阳,麻烦你送我去二院吧,我还是想去看看许烟雨。”

姚盛阳沉迷,良久,点点头:“说看许烟雨是假的,你是不放心梁少吧?”

梁小濡没有否认:“他那个人,做什么都太认真,我怕他真的照顾许烟雨,连饭都顾不上吃……”

姚盛阳没再啰嗦,带着她超市买了果篮和花束,又买了份快餐,这才开向凉城二院。

到了二院,汽车已经停了很久,梁小濡却迟迟没动,似乎内心在纠结到底要不要上楼打断那两个有着特殊感情的人。

“盛阳,我这么凭空出现,会不会不太好?”她有些不自信了,就怕梁以沫见到她有什么别的想法。

姚盛阳是个粗人,做事脑子简单,有没有沈澈那么了解梁以沫,挠了挠头发:“没事儿吧,应该不会,我想一个男人见到自己的女人,肯定要高兴得乐死了!哎小濡,你就是想太多了,上去吧,我得回公司了,就不陪你了!”

“别想太多?嗯,好!我上去了!”

梁小濡抱着花束提着果篮也食盒,感觉自己像狼牙山五壮士一般。

在小护士的导诊台打听到了许烟雨的房号,她去了之后却只见到了一张空床,正奇怪,又突然想起许烟雨生命垂危,应该还在ICU没出来,又兴冲冲的跑去 了ICU!

离重症监护室近了更近了,她的心有些忐忑,不知道待会儿看见梁以沫在床头抱着许烟雨会是怎样的场景,她自己会大度的笑笑不放在心上吗?

楼廊里寂静无声,只听到病房里各种监测仪器的“嘀嘀嘀”……

她简直都不敢走路了,很怕那一脚下去那监测心脏的仪器就没了声音,然后梁以沫就绝望的红了眼眶。

又走了两步,左面是一扇巨型的落地玻璃窗,她连忙转头,隔着玻璃,只见许烟雨闭目躺在病床上,嘴里和身上都被插了很多管子,看上去非常吃力的样子。

她惊呆了,从来没意识到一个曾经活跃在银屏上活蹦乱跳的生命会虚弱成这个样子,许烟雨的呼吸好浅,若不是氧气面罩上有一层薄薄的雾气,她都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还在喘气。

“许烟雨。”

她静静的望着病床上的女人,此时此刻,心里却怎么都恨不起来,与许烟雨相比,她自己何其幸运,虽然经过大风大浪,但是在朋友们的帮助下都挺过来了,她再也不能去嫉妒一个病人。

“许烟雨,你要加油,快好起来吧。”

她说的诚心诚意。

“你来干什么?”

身后突然想起了突兀的一声,竟然是赵敏拿着一个托盘的药盒子走了过来,见着她,一副见到了死敌般的表情。

梁小濡敛去了脸上的同情和关怀,表情淡淡的:“你好,我来看看许烟雨。”

“你来看她?我看你是巴不得她现在就死掉吧?我告诉你梁小濡,要不是因为你的插足,我们小雨早就跟梁总双宿双飞了,她也不会有今天这么惨的下场!所以您请回吧,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

赵敏十分激愤,眼里喷着火,那 样子简直好像要把梁小濡生吞活剥了似的。

梁小濡不卑不亢:“赵姐,我没有插足任何人的感情,我今天来只是单纯的想看看许烟雨。”

赵敏一瞪眼,伸手就来推她:“你少来!现在小雨躺在病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清醒,你高兴了吧?满意了吧?自己回家得意去吧,少在这里碍眼让人心情不好!再见不送!”

梁小濡站立不稳,手里的果篮咣当掉在了地上,滚出了很多苹果和橙子。

她愣愣的望着脚下,觉得自己狼狈极了。

阿潘也跟了过来,走狗似的躲在赵敏身后:“赵姐,这个女人又来干什么?”

“她来干什么?她能来干什么,还不是看好戏,指望着小雨现在就心脏停止跳动!”

“好歹毒的女人,你到底有没有同情心,你到底是不是人,啊?你有什么得意的你,说不定下次你比小雨的下场还要凄惨!哼哼!”

阿潘颇有些狗仗人势的味道,一个劲儿的推着梁小濡,梁小濡连连后退又踩到了一个苹果,身子失控摔倒在了地上。

“你们这些女人,为什么要把事情搞成这样?”她看着自己的心血变成垃圾,腾的冒火!

“电梯在哪里,滚!不送!”

阿潘指着她的鼻子。

她站了起来,又整了整自己的裙子,朝赵敏和阿潘冷笑:“好,既然你们赶我走,可以,但是我要带走我的男人!”

阿潘挑眉:“你什么意思?带走你的男人,难道你不知道梁总他已经……”

“阿潘!”

赵敏眯着眼睛及时止住了她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