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以沫的动作很快,迅猛又凌厉,沈淮衣立即感受到了一股强劲的力量,首先就是整个玉龙山营房断电,然后他本尊也接到上级电话让他立即连夜到京里述职,手头一切事物全权交给沈澈代理!

他在飞机上弹弹手指掸去并不存在的膝头灰尘,皱着眉清笑:“苍狼吃错药了?”

梁小濡回到城南别墅,旋风“唔唔唔”的就扑了过来,小家伙长得非常快,两三个月光景,身子拔长了两倍,还是黑黑毛茸茸的,可爱又活泼。

结束了那个并不愉快的电话,梁以沫没再打给她,估计也被气得不轻,她回家路上平心静气的想想,觉得他确实也挺冤的,毕竟什么都没做,不过是她一个空穴来风的噩梦罢了。

她决定不去多想了,自己的男人,就随便欺负一下吧,输了指纹,铁门一看她就看见了正在喝水的黑旋风。

“哎呀小旋风呀,你好可爱呀,奖励你吃一根牛肉条!”

她从口袋里抽了根狗狗专用牛肉条扔在了旋风的碗里,旋风兴奋极了,立即低着头狂吃,身子也都激动的发抖了。

梁小濡坐在草坪上歪着头静静的打量着它,柔柔的手一下一下的摸着旋风的小黑毛。

记得旋风刚来那几天吃东西的时候,梁以沫上去就勾了它一脚,她当时有些生气,觉得男人太坏了,后来梁以沫搂着她告诫:“记住,以后一定要在狗吃东西的时候时不时的去骚扰它一下,否则等狗长大后吃东西,你稍微碰到它一点它就咬你!是狗,总是护食的,吃东西的时候它会显露本性,不管什么主人不主人的。”

从那以后,她似乎就有了再旋风吃东西的时候逗它的习惯,旋风确实也是熟悉了解她了,眼见得牛肉条被抢走了,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唔唔唔”的叫,却并没有疯狂的来抢。

“真乖,不逗你了,赶紧吃吧。”

梁小濡放下牛肉条转身去洗了手,然后找了本书靠在沙发上闲散的看着,身边的蓝色靠枕是梁以沫经常用的,他下班回来之后总是在这里一坐一靠,然后慵懒的摊开手臂朝她浅笑:“过来。”

她将那个抱枕拥在怀里,似乎上面还能够嗅到他最男人的味道。

想他了吧?

她品味到了一种叫做寂寞的滋味,因为想他而感觉到的空前的寂寞!

自己简单弄了点晚餐对付了一顿,然后打开笔记本跟丰昱联系了一下,云帆有款新的迷你飞行器要上市了,她和丰昱稍微聊了几句,对市场做了个简要的分析。

临了,丰昱打字:你还好吗?

她将目光从笔记本上移开看向手机里梁以沫的对话框,那里空空如也,于是淡笑:我还好,你呢?

丰昱:那就好。

这一晚梁小濡应该算是数着时间渡过的,长夜漫漫,梁以沫远在地球的另外一端,他那里应该是艳阳高照吧?梁小濡握着手机睡着了,跟梁以沫的微信对话框里输入了一串充满思念的字眼:亲爱的,你好吗?

许是因为疲惫的缘故,直到她睡着也没将那串字符发送出去,清晨她幽幽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手机有没有梁以沫的电话和消息,但是什么都没有,男人似乎余怒未消,长时间都没有再联系她。

她摸了摸手机屏幕,自嘲一笑:“梁小濡啊梁小濡,你窝囊废一个,自己把人给得罪了,这下好了,被晾着了吧?”

想给他主动发了个消息慰问一下,又拉不下脸。

正纠结,手机响了,她一看,瞬间欣喜如狂:“以沫?”

电话那头,梁以沫似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声音里全都是疲惫:“起床了没?”

“嗯,起了,在做瑜伽。”

她如释重负,原来她将他想得太复杂了,他根本就没有什么不理不睬冷暴力抻着之类的念头,不过是忙得没空罢了,一旦得了空了,他一定会想到她。

她盘坐在沙发上,摆着古怪的瑜伽姿势,因为接到了男人的电话心情大好起来。

“昨天下班前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对我那么冷淡?”梁以沫不是个健忘的人,空下来之后首先问的就是这个问题。

“这……”梁小濡一想起梦里他和许烟雨牵着手情深深雨濛濛的样子就来气,幸好只是个梦而已,不然她肯定不会再在这别墅里等着他回来,“我做梦了,一个很不好的梦。”

“跟我有关?”

梁以沫松了领带,往公寓的沙发上一躺,闭着眼睛一下一下的捏着鼻梁骨。

“嗯。”

“梦见我遇到灾难了?”梁以沫分析着,“不会,你不会对我那么冷淡,一定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让你生气了!我对不起你了?”

梁小濡不得不佩服男人缜密的逻辑思维能力,闷闷的哼哼:“我梦见你的婚礼了,和别的女人。”

“……”

梁以沫冰凉的眼眸一下子睁开,咬着牙冷冷地数落:“梁小濡,可真有你的!”

因为一个空穴来风的梦就冷处理他给他摆小脸子,害得他整天都心情郁闷到处找发泄口,并且把沈淮衣给黑了一道!这个小女人,真是他离开一步都不行!

他根本不打算问她具体梦到了什么,他对那些不成事实的东西没有任何兴趣,只是觉得有些心寒……她到底在不在乎他?

梁小濡知道他是真火了,嗫喏着:“人家这不是知道错了吗?”

梁以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边解着衬衫扣子露出精壮的身材,一边冷笑:“不接受任何道歉,女士!”

梁小濡头大,这个男人还真是不好说话,于是挠挠头:“梁总……”

故意把声音弄得嗲嗲的,让他全身酥麻。

“女士,再说一次,本总裁不接受这种虚无缥缈的道歉!”

梁以沫已经躺在了浴缸里,慵懒的看着满池子的泡沫不断的汇聚升腾。

他故意在话里留了口子给她, 接下来就看她会不会来事儿了。

不接受任何“虚无缥缈”的道歉,那如果她道歉很有诚意很实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