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过是要个孩子罢了,给她又如何?

不久前,梁宝镜的孩子生下来了,介于梁宝镜的精神状况,她母亲打电话求他:“以沫啊,求求你看在往日兄妹的情分上,收留这个孩子吧,宝镜虽然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但孩子是无辜的,她名义上也算是你的外甥女……宝镜现在脾气躁得很,时而清醒时而癫狂,她恨透了这个孩子,要是孩子再放她手里养着,恐怕迟早有一天得被弄死了!”

他说了已经跟梁宝镜两清了,所以当时接到伯母的电话并没有答应,眼下,小雨要个孩子,这是她自找的。

许烟雨见他点头答应,欢喜极了,当晚精心打扮了一番,准备和他共度良宵。

不料 ,梁以沫却带她去了京里,从一个村妇手里接过了一个半岁大的女婴。

她懵了,疑惑又委屈的看着梁以沫,只见他并没有多看那孩子一眼,而是朝她笑笑:“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她早就听说过创世集团的公主梁宝镜的故事,为那个陨落的美女感到惋惜,得知这是梁宝镜的女儿,她略一思量,紧紧抱着那孩子不再撒手。

“以沫!我想好了,从今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孩子!”

梁以沫的表情很淡,只在听到了“孩子”两个字的时候表情稍稍柔和一些,然后用一种缥缈的目光看她,她心里分明清楚他其实只是在透过她看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子……

“孩子是在杭州精神病院出生的,那天西湖正好下雨,以后就叫雨杭吧,梁雨杭。”

她同情的低头看了怀中漂亮的小女婴一眼,含着泪:“嗯,雨杭,爸爸妈妈以后会好好爱你。”

梁以沫静静望着梁小濡,脑海中想着以前的片段和画面:“梁非离,梁羽航……航航的名字……”

“是我取的,因为我……”

梁小濡一低头,两人关系尴尬,有些话她不能说。

因为我,想你。

“好名字!”梁以沫点头赞道。

“你不是有你家的小公主雨杭了么?难道是和她同音的,就都好了?”梁小濡想到他和许烟雨迫不及待的连孩子都生了,心里还是有些不爽,没憋住,微微泛酸。

梁以沫轻抬眼梢凉凉扫她一眼:“吃醋了?”

“吃醋?厚,不过是个小孩子,我吃什么醋,又没我什么事儿。”梁小濡一心虚就脸红到脖子根儿。

梁以沫一只大手抓过她的小手包住,认真严肃的看着她:“梁小濡。”

梁小濡看着被握的手,心里一阵紧张。

他的掌心微微润湿,她能感受得到其实他也是紧张的。

“我听着呢。”

“有件事我必须要认真严肃的告诉你,就是关于许烟雨和梁雨杭,其实她们……”

跟我没一丁点儿关系!

话没说完,梁小濡用指腹按住了他的唇:“嘘!我接个电话。”

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将他甩在身后。

梁以沫愣愣看着眼前的空气,眸色微暗。

“喂?lily?”

“小濡!我跟你说,出大事儿了!你看看能不能找人帮忙吧。”电话里,lily心急火燎的,还伴随着孩子的哭喊声,好像是王宇不知怎么的惹了童童,家里乱成了一锅粥。

“怎么了?”

梁小濡和lily两年多没见,但是彼此太熟悉了,竟然毫无隔阂。

“你猜!我今天去超市买奶粉,看到谁了?”lily有些惊慌,捂着话筒神秘兮兮的。

“见鬼了?”

梁小濡看见梁以沫从餐桌那边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子不徐不疾的朝自己走来,一阵心慌。

“对!真的是见鬼了!”

lily竟然没否认!

“啊?”

梁小濡惊呼出声,紧接着自己腰上一紧被男人狠狠搂住,梁以沫好坏,趁她打电话不敢乱叫乱反抗,直接将冰凉的嘴唇儿贴在了她的侧脸,又缓缓移到了敏感的小耳垂。

她倒抽了几口冷气,痒得直缩脖子。

Lily以为她被吓到了,连忙安慰:“别害怕,我直说了,安妮不是还在牢里呆着呢吗?她可能真成冤大头了!我他妈的竟然看见吕宋了,紧紧抱着一个大胸的妖冶小贱货,两人有说有笑的!”

“……”

梁小濡一怔。

这当口儿,梁以沫从她手里拿过了手机,按了免提键放在茶几上,然后将她轻轻放倒在沙发上,他也及时压了上来,毫不客气的啃噬着她的脖子……

电话那头,lily只觉得梁小濡半天没吭声儿,估计那丫头是被吓到了,赶紧补充:“放心,我验证过了,那人绝对是吕宋!那死牌位根本就没死,还活得好好儿的,害得安妮跟着坐牢!操,我跟着他和那骚货很久,那声音,那走路的姿势,绝对就是吕宋!后来我干脆大叫了一声:吕宋你个牌位给老娘站住!你猜怎么着?他一看见是我,转身就跑,小骚比也不顾了……小濡,你说你说,要他不是吕宋,跑什么?”

“呃……嗯……”

梁以沫正吻到梁小濡的喉咙,害得她低低的咕哝了一声,男人力量好大,她怎么都推不开对方,借着她打电话的光景,他吃定她了。

“你说咱们咋办?报警?还是私了?你说警方会承认这个乌龙吗?那不是事儿大了吗?咱们能赢吗?我琢磨着要不你跟梁总和好得了,在床上好好沟通沟通,兴许梁总高兴了,随手一摆平,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梁小濡静静看着头顶上方的梁以沫,憋得小脸都红了。

梁以沫似乎很体贴,不再有所动作,给她时间说句话。

“lily,你在哪里?我待会儿来找你商量。”

“好的,我还在自己家,你知道的。行了,童童今天太闹了,我挂了,等你来哦!”

“好!”

挂了电话,梁小濡想从沙发上坐起来,男人一把按住她的肩头,眼泪含着笑意:“lily不是教给你了,想救安妮,要好好儿和我沟通……”

梁小濡别过脸,他态度变化得太快,不过是一个忠诚度的测试,他竟然对她的看法大为改观起来,她心里慌得很,不知道他到底卖的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