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约定的十二点就差一分钟了,楚云霄还是一脸的风轻云淡,仿佛约会的对象不来也和他没多大关系,仿佛那个人在他心里一点都不重要。

虽然夏天还没到,草原上的草色不算最好,但远远看去也是一片青葱碧绿,那个枝叶繁茂的老榆树在微微隆起的山坡上,更显突兀和醒目。

一身黑衣的男子身材挺拔颀长,长身玉立在树下,那张脸,长眉如秋刀,面如冠玉,虽是翩翩公子自在风流,却因为眼眸间不经意流露出的淡漠,让人只敢仰望却无法靠近……

楚云霄抬腕看了下手表,时间到了,她果真没来。

自嘲一笑。

不是所有的人都看重那些所谓的约定,也许那段少年情在某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是个笑话,更或许,伊人已嫁做他人妇。

他抖了抖风衣上的落叶,毫不留恋,抬长腿离开。

一小时后,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女子跌跌撞撞的从草原深处奔了过来,见着那棵老榆树,先是惊喜兴奋,见到左右无人,又是一脸失落沮丧。

她似乎很疲惫,体力也有些透支,跑到老榆树下,再也支持不下去了,一屁股坐在树根上。

喘息了一阵子,她开始平静下来,手指放在眉骨上,搭凉棚朝远处眺望,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时间推移,女子时而静坐时而起身焦躁的在树下来回踱步,但她一直都不肯离开老榆树三米远,那棵老榆树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让她足足从白天等到了黑夜,又从黑夜等到了白天。

翌日清早,她迷迷糊糊的醒来,才将自己的一串手链挂在树枝上,哭着走了。

梁以沫正在研究解锁z52的方案,一抬眸就看见楚云霄神色自若的走了进来。

他松开鼠标,轻笑:“见着了?”

楚云霄自嘲一笑,静静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我太傻了是吧,谁会把十年前的东西当真,谁又能把年少时的约定当真。”

梁以沫突然想起了梁小濡少女时代那张可爱的圆脸,摇摇头:“那倒未必。”

楚云霄一惊,看看他,不语。

“云霄。”

梁以沫沉着脸,非常严肃,再没了玩笑的口吻。

楚云霄知道他要出任务了,放下二郎腿,静坐着倾听。

“我这两年前前后后研究了红锐终极行动的任务,但是,无论想什么办法,最终都有一个那一突破的瓶颈,那就是,我们带不走z52!就算强行夺取,接触装置的人也是不死也废……”

楚云霄面不改色,眯着眼睛:“所以,两年前你赶走了沈澈,是怕他牺牲,是么?”

梁以沫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继续分析道:“所以,这次我一定要亲自带队前往公海,届时,红锐全全就交给你了……”

红锐特别行动小组是精英,这次的任务绝对不会是终点,以后会不断的有新成员补充进来,红锐的精神会一直延续下去,这才不费他花了两年的心血!

所以,他一直看好楚云霄,视他为自己走后的接班人。

楚云霄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冷冷看着梁以沫:“交给我?哥,你太可笑了,自己创建的队伍自己带!”

梁以沫的话有一种诀别之意,他不想听。

梁以沫没再啰嗦,在桌上将一份文件推向他,声音铿锵有力:“行动定于明天下午三时出发,你先去准备一下吧,到时候带一支小分队护送我们出海,到了公海,你们就折返!”

“知道了,你保重。”

男人之间没有任何肉麻的话语,楚云霄仅仅是神色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便拿着文件走了。

梁小濡心里很不是滋味儿,几天前楚云霄的话在她心海里激起了涟漪,她确实怀疑过自己。

但是她并没有离开城南大院,而是安安静静的种种花,养养狗,等待非离和航航的到来,也等他回来。

也许是她更成熟了吧?她不相信梁以沫是那样的人,也没有被楚云霄几句话吓走。

若是梁以沫真有那个心,她要他亲口说出来。

正在煮水果茶,铁门有了动静,她心中一动,以为是梁以沫回来了,赶紧擦擦手就迎了出去。

特门外,站着两个一模一样的小男孩,两周岁不到的样子,粉妆玉琢的煞是可爱。

沈澈在收拾汽车,从里面搬出大大小小好几个行李箱。

“非离,航航!”

梁小濡惊喜交加,赶紧推开铁门奔了出去,不由分说,一手一个将孩子搂进怀里。

“妈妈!”

“妈妈!”

两个孩子都高兴极了,奶声奶气的大喊,小胖手也紧紧勾着她的脖子。

沈澈忍了忍,恢复了镇定,努力平静的说道:“好了,先进屋再说吧。”

梁小濡毕竟是大人,含着热泪稳定情绪,笑着看自己的两个小儿子。

航航可得意了,指着哥哥大笑:“哈哈,我赢了,找到妈妈了。”

非离皱着眉头,那副凉凉的表情像极了梁以沫。

沈澈无奈,又喊了一声:“还不赶紧进去,家里有冰激凌哦!”

非离嘀咕了一句:“爸爸,不是不让我们吃冰激凌?”

沈澈尴尬的笑笑,以前小保姆给非离和航航买过路边的冷饮,结果小哥俩吃后都拉肚子了,他心疼死了,命令以后兄弟俩再也不许吃凉的东西。

被小孩子戳穿了,他赶紧四处看看,蹲下身子和梁非离梁羽航一般高,认真说道:“非离,航航,以后不要叫我爸爸了,我不是你们的爸爸,你们的爸爸是……”

“我知道我知道!”

航航倒是没心没肺的,举起了小胖手。

非离认真的看着沈澈:“爸爸是梁以沫。”

梁小濡和沈澈相视一眼,奇怪极了:“你们怎么知道?”

“爸爸总给我们讲他的故事,还让我们睡他的房间,还有……”

非离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梁以沫的照片,比划了半天,认真说道:“他长得跟我很像。”

“噗嗤!”沈澈笑喷了,捂着额头,“哎呦喂,两个小人精儿。”

非离却突然紧紧抱住了沈澈:“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