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笼罩了北京城。

如果,此时有人从北京城的天空中,俯瞰这座城市,这座城市,无疑是美得惊心动魄的。

各种颜色的灯光,在琉璃瓦下,耀眼生辉,绚烂多彩,加上正在下雨,雨水朦胧,更给北京城添加了一种朦胧的美感。

就如同那一副,带着薄纱的女子,蒙娜丽莎,她的微笑,朦朦胧胧,却又让人感觉到有一种悲伤。

徐萋萋的母亲徐阿姨打开电话,说是家里面,饭菜都准备好了,让我们快点回去吃晚饭。

我们下午的时候,就到了徐萋萋家的朝阳区,只是徐萋萋说,想要跟我散步,于是,我们两个成年人,如同两个疯子一样,在河边漫步。

到了最后,开始下雨。雨水朦胧,但是雨水并不大,徐萋萋说道:“没事,只是小雨而已,我们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继续陪我走走吧……”

我知道,徐萋萋是留恋,留恋此时我在她身边,陪她漫步,跟她在一起,徐萋萋的心里面。感受到了一股知足。

徐萋萋说道:“多久没有陪我跑不了的啊,上一次陪我散步,还是在草原上呢,十五年前,何家井村,牛羊成群。”

我无奈,看着这个眼前的女人,她已经三十岁了,如果仔细看,眼角已经长出了淡淡的皱纹。

说实话,我对不起徐萋萋的地方,太多了。

雨还在下,我脱掉了外套,给徐萋萋穿上。然后将徐萋萋抱在怀里,可能是有点冷,冷风吹过来,加上淋了一点雨,徐萋萋的身体,瑟瑟发抖。

已经九月的北京城,开始变得冷了,并不像之前在的青海省。

我说道:“傻瓜,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那你答应我,以后,都只能有我一个女人。”徐萋萋这样说道,我明白她为什么说这样的话,说到底,还是赵依依的出现,刺激了她啊。

我想点头,但是不知道为何,我的脑子里面,出现了一个魔鬼,它将我的下巴抬住,不让我低下头去。

徐萋萋没有发现我的异常,因为徐萋萋母亲打来的电话,解救了我,电话那头,传来了这样女声:“丫头,饭菜都做好了,你是打算什么时候回家啊,在外面淋雨,不怕把身体给淋坏了??。”

徐萋萋回答说道:“妈妈,我们马上回来,或者你跟爸爸先吃饭。”

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徐老头的声音:“叫我们先吃,这丫头会不会说话啊,我准女婿回来了,怎么可能让我先动筷子的???”

徐萋萋无语,只是说道:“我们马上赶回来……”

然后,徐萋萋看向我,说道:“阿伟,那我们就到这里了,走吧,回去了。”

我点头。跟徐萋萋开始掉头回家,最后看到了熟悉的四合院,徐萋萋一家人,就住在里面。

徐萋萋在路上,给我说了一个让人痛心的事情,花婆婆已经去世了,花婆婆,就是我寻找徐萋萋的时候,看见的那个老妇人。

刚进房间,一股暖气就涌上了心头,徐老头已经坐在座位上了,眼睛看着电视里面,跟着电视里面那个唱小品的,不时的哼唱几句。

看见我们两个回来了,徐老头对着厨房里面喊到:“老婆,快点上菜了,女儿准女婿回来了。”

徐阿姨从厨房里面探出了一个头,看了徐老头一眼,说道:“你这老不死的,回来也不来帮忙,就会指挥我,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佣人了。”

徐老头哈哈的笑,插科打诨:“我家里不是有老婆么,就想吃一顿现成的饭菜呐,今天准女婿来了,你还是别说我了,留点面子,留点面子?”

哈哈,徐老头,还是跟我在火车上遇到的一样。一个怪老头,有点逗逼。

“把准女婿给我买的那一瓶好酒拿来。”徐老头又这样叫徐阿姨。

徐阿姨只是皱眉,然后看了我跟徐萋萋一眼,说道:“回来了快点坐下吃饭,饭菜准备好了,还有一个汤。”

“我说小刘啊,你来就来,买那么多东西干嘛!??”徐老头看到我手上提着的水果,以及烟酒,皱了皱眉头,说我这是乱花钱。

我说是应该的。

看到一桌子的饭菜,我都有点动容,这徐阿姨,也是太热情了,我就是过来吃一个晚饭,但是这满桌子的菜。

徐阿姨从厨房里面出来,端出了最后一个蛋汤。说道:“好了,饭菜都上齐了。”

徐老头拿来酒,他就好这一口,在火车上的时候,就是一瓶二锅头让我认识徐老头的,徐老头把酒杯对着我,嘿嘿笑道:“刘军伟,你要不要来一杯?”

我点头,接过酒杯,然后拿过酒瓶,把酒打开,我是徐老头的准女婿,他就是我的准岳父,当然是我给他倒酒,而不是他给我倒酒?

这一举动,让徐老头很是满意,他的小胡子,在这个时候,都竖了起来。

“你徐叔叔呢,知道你要来,学校里本来要开会的,你知道的,清华那大学,里面的规矩太严格了,说要开会,就必须开会。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你徐叔叔是一个怪人,我行我素,以前也有时候不去开会,这一次开会开到一半。忍不住直接跑了。”徐阿姨给我说道,本来,徐老头今天是不会回家的,但是因为知道我要来,学校里面的事情,也不好不顾了。

说实话,听了这句话,我真感觉到了一种家的温馨?

“去开会,听另外几个老头在那里磨磨唧唧,还不如回家跟我准女婿磕磕呢。”徐老头嘿嘿笑道。

我给徐老头敬了一杯酒,说道:“徐叔叔,这杯酒我敬你,谢谢你回来。”

徐老头一饮而尽?

然后,我掏出一个红包,红包里面,有一张银行卡,银行卡里面有十万块钱。我说道:“徐叔叔,没什么孝敬你的,这东西,请你跟徐阿姨收下。”

“什么东西?钱啊??”徐老头说话直,直接开口。

“这是十万块钱,算是我对二老的敬意?”我这样说道。

徐老头摆手,说道:“我说你小子,出去一趟,就赚钱了??不过也好,赚钱了知道回来,还知道给我跟你徐阿姨两个老不死的,有孝心,可是我不能收,我们两个老头老太婆,根本不缺钱用,我们那里需要用钱啊,都老骨头一把了,你们年轻人留着?”

“我这半年,赚了不少。”我对徐老头说道,执意要让徐老头收下。

徐老头熬不过我,说道:“那我先替你们两个保管,以后你们什么时候需要了,就来找我。”

那钱,自然是我从金盆山古墓里面,倒腾出名器,卖了分到的,我银行卡里面。还有上百万,根本不会缺钱用。

徐老头说道:“阿伟啊,这半年,怎么过的?当初你徐阿姨叫你去赚钱养家,其实就是废话。钱多钱少不重要,你跟我女儿过得好,才重要,这不懂事的女人,一句话让你跟我女儿,少了半年在一起的光阴。”

徐阿姨白了徐老头一眼。给徐老头夹了一夹菜,说道:“想要娶我女儿,肯定至少能够养活我女儿啊,总不能让我女儿过去喝西北风把。这菜都堵不住你的嘴?”

徐老头嘿嘿笑道,然后问我:“小伟啊,这半年,你去哪儿了?做得什么生意啊。”

我开始胡编乱造,有些东西,我不能给别人说:“这半年啊,我去了青海省那边,去收购一些古董,而我眼光比较准,在一些农民家,收购了一夜瓶瓶罐罐,拿到北京,上海一些大城市,经过包装,价值就翻了几十上百倍了。”

“倒腾古董啊?这买卖不错,赚钱,我那好友高老头,富裕得流油,就是做得这个。”徐老头喝了一口酒,说道。

“这半年赚了不少钱吧,不过,又是青海省,又是北京,又是上海。你这……都怪徐阿姨我,鼠目寸光,这半年受了不少罪吧。。”徐阿姨也有些心疼我,这一家人,是早就把我当女婿看的了。

“前后赚了上百万吧。”我这样说道。

这一下,徐萋萋,徐老头,徐阿姨,三人都目瞪口呆,多少???上百万,这太来钱了吧。

徐老头说道:“有出息,这半年时间,你赚了你徐叔叔我一辈子的钱。”

我并非有说话,只是虚心地说道:“侥幸而已,我打算在北京买一个房子。”

徐阿姨越看我越觉得喜欢,说道:“过不了多久,你跟萋萋也可以考虑一下结婚了,房子,的确应该早点准备,我们徐家,没有什么能帮助女儿女婿的,但是也有二三十万的存款,到时候我们都给你们,你们去买个房子,高楼大厦,好好的装修一下。”

徐老头酒也喝多了,说道:“阿伟,的确啊。你们两个,都老大不小了,可以考虑一下了,今天你徐阿姨,为你准备这么多饭菜,就是为了说这个事情呢。”

徐萋萋看着徐老头,说道:“爸,你喝多了,改天再说吧。”

徐老头白了自己女儿一眼,说道:“都大姑娘了,还害羞,不然怎么嫁的出去啊。刘军伟,你看,你跟我们家萋萋,这么多年了,就选一个时间,买了房子,结婚吧,我听萋萋说,你就一个太爷爷,太爷爷去世了。家里没人了,这样也好,本来你们两个就相隔得太远,这样一来,就省了很多探亲的环节。”

“我女儿,可是等了你十五年啊小子,我都为我们女儿着急,你可不能对不起我女儿,阿伟,你就说,你们打算多久结婚吧。”徐老头喋喋不休。

我想了想,觉得也的确应该跟徐萋萋结婚了,我说道:“徐叔叔,今年都九月了,肯定没时间了,至少等到明年,而且明年上半年,我又生意要谈,这样,明年下半年,明年的九月,我跟萋萋结婚。”

“诶,小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俗话说,先成家。后立业。你生意的事情,可以延迟嘛,我看今年年末。你就跟我们家萋萋结婚,婚房就先用着我们老两口这,等你们买了房子,再搬过去住。”徐老头谆谆教导。

但是你怎么可能答应,再过几天,高伟船长的船就要出海了,我也打算了要去鬼塔。

徐萋萋说道:“爸爸,你能不能让阿伟缓口气。别一天结婚,我还年轻,阿伟还想奋斗一下。我看明年结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徐老头白了徐萋萋一眼,打笑说道:“还没有嫁出去,就帮着他说话了,以后我们老两口,日子不好过咯。”

“爸爸……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徐萋萋羞红了脸。

我想了想,说道:“徐叔叔,那个生意,对我特别重要。”那个生意,自然是进入鬼塔,鬼塔对我,有些莫名的吸引。

我说道:“这样,你老人家看行不行,我先付钱,去把房子买了,等到明年拿到房子的时候,我与徐萋萋就结婚,这样,我跟徐萋萋也不用为婚房发愁。”

然后我补充说道:“如果我与萋萋两个人,把你们的房子,当做婚房来用,以后买的新房子到了,搬家也是累啊。”

徐老头想了想,他也不是蛮横不讲道理的人,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就点头答应了,说道:“这样也行,明天我去学校请假一天,我们去看一看新房,我看北京朝阳区就不错,你们的房子,也买在朝阳区,以后我们两家人,也互相好照应。”

徐萋萋看着我,她也想把房子买在朝阳区,我点头,说道:“那好,就在朝阳区看一个房子。明天就去看。”

后面,我跟徐老头说了很多,徐老头让徐萋萋把张大千的画拿过来,徐老头说道:“我最近想模仿张大千的画,你看这幅画,有什么区别。??”

我看不懂,就摇头。徐老头说道:“这幅画。是张大千的画,没错,但是一般人,绝对看不出来,这其实也是赝品,模仿张大千的画……”

“啊!??”这就让我无言以对了,这幅画,简直到了可以以假乱真的地步了。

徐老头说道:“这种赝品的价值,不比张大千本人画的画价值低,一是一般人根本认不出来,而是这以假乱真的手笔,着实惊人,我现在学的,就是这种手法。”

之后,徐老头又喋喋不休的说了很多。

到了快十一点的时候,徐老头面红耳赤,走路都摇摇晃晃,他是喝酒真的喝多了。徐老头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道:“女婿啊,你家又没有家长,今天这一顿饭,就是跟见家长差不多的,讨论结婚,你可要好好对待我女儿啊,她是一个。好女孩?”

我怅然,或许,这一顿饭。就已经决定了,陪伴我后半生的,是赵依依,还是徐萋萋了吧。

我叹了一口气。赵依依,我终究是对不起你啊?

第二天,徐老头早早起床,带着我们去看新房,说是如果有看得上的,就把首付给了,以后房子修好的时候,直接搬进去住。

我却没有多少开心的情绪,徐萋萋的手挽着我的手,两个人,都是心思不一样。各怀鬼胎。

徐萋萋说道:“阿伟,你是真的打算娶我么?我是要一个心里面,实实在在对我好的人………”

我点头,在徐萋萋额头上吻了一口,说道:“当然,你是我的女人嘛。”

徐老头兴高采烈的带我们看了三个楼盘,一个叫盛世京城,一个叫未来城,一个叫做和平城,我本来看上了未来城一个三室一厅,但是徐老头说那里靠近铁路,噪音太大了,拒绝了。

正当我们打算去第四个楼盘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小胖打来了。

小胖说道:“伟哥,金刚杵我修复好了,阴鬼人说,这金刚杵,只需要过三天,里面的罗刹就好了,没事了。”

我说道:“佛器修补好了,这是好事啊。”

我总觉得,今天的小胖,情绪不对,金刚杵修好了,但是我却不感觉到他很开心。

小胖说道:“今天我与赵依依,带着六个小屁孩,去故宫玩儿。”

带着六个小屁孩去故宫玩儿。故宫,可是皇城啊,里面有一张龙椅,我想,这六个小白龙,不会给我惹祸了吧?看小胖不开心的样子,肯定出事了。

我不确定的问道:“小胖,怎么了,是不是六个小屁孩惹事了?”

小胖说道:“他们六个乖着呢,只是,赵依依出事了,她突然晕倒了。”

“什么,赵依依晕倒咯,这是怎么回事,你带她去医院了么。医院里怎么说啊??是不是生病了,劳累过度?”我不知不觉问了这么多,其实这是对赵依依的关心把。

“伟哥,我不知道怎么说,因为依依姐不让我告诉你,但是我觉得,我不告诉你,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小胖这样说道。

“小胖,你慢点说。”我让小胖缓一口气,然后听他说。

小胖说道:“伟哥,依依姐不是劳累过度,是有喜了,她有孩子了。”

“啊!??”

我彻底蒙了。

一方面,徐萋萋这边,我已经答应跟她结婚了,现在房子,都已经看好了。

另外一方面,一个雷霆消息告诉我,赵依依怀孕了,天呐,我这是造什么孽啊?